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苏影下意识地捂住腹部,她只觉得腹部隐隐作痛,眼皮也开始越来越重。【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la.com】

    夜小念最先发现苏影不对劲的,他正要转身跟娘亲说什么,却发现她面色苍白,眉头紧紧锁住着,额头有豆大的汗珠滑落下来,似乎马上就要晕厥过去:“痛……”

    夜小念脸色一变,眼底露出浓浓的惊慌:“娘亲,娘亲……”

    苏小睿听到夜小念的叫声,他也惊呆了。

    大公主刚才还和苏影聊得好好的,突然看到苏影脸色不对,有些手足无措,连忙高声道:“来人,来人!”

    夜非白刚去书房里处理了些事,此刻正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他在不远处听到这边的动静,又见苏影似乎发生了什么事。他的面色一白,面色焦急,施展轻功飞快地朝着这边掠了过来。

    夜非白将苏影软软的身体揉在怀里,看着她此刻虚弱的样子,只觉得心跳都变得缓慢了。

    他那双漆黑倨傲的眼眸,凝聚出狂风暴雨般的怒火,薄唇冰冷地扯起,嚣张而傲慢。

    夜非白那凌厉阴狠的视线淡淡地扫了大公主一眼,瞳孔中冷漠得没有一丝温度。

    大公主只觉得心尖微颤,整个人都仿佛被冻住了。

    “来人,马上去请太医!”夜非白的话音还未落,绿痕已经飞快地往外跑去。

    夜非白抱着苏影快速地往房间里走,他突然察觉到一种粘稠的触感,他的鼻尖也掠过一丝腥味。

    一种前所未有的惊恐感浮现在心头,夜非白觉得自己心脏仿佛都挺住了。他的声音冰冷,却不由自主地带着一丝颤抖:“凌风,去将柳容华叫过来,要快!”

    两个小孩子看到娘亲昏厥,看到爹爹脸上的惊惧,他们都有些吓傻了。

    他们两个跟在身后,默默往地流着眼泪,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大公主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整个人如雕塑般僵立在原地,仿佛被点了穴道一样。

    夜非白抱着苏影回到了蘅芜苑,将她放在床上,她的面容苍白如纸,她的手下意识地按在腹部,喃喃地不知道在说什么。

    他松开了她,接着看到自己的手上的血迹,触目惊心。

    “影儿,影儿……”夜非白抓紧她的手,心似乎在一直往下沉。

    王太医很快就赶过来了,夜非白深邃的眼眸中露出一抹冷厉:“必须让影儿马上醒过来!”

    王太医心里颤了颤抖,额头上渗出了密密的汗水:“是,是……”

    夜非白给王太医让了一个位置,他看着苏影衣裙上的鲜血,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王妃见红了……”

    王太医替苏影诊脉之后,眉头微皱:“王妃脉象虚弱,腹中的孩子只怕是……”

    端着脸盆进来的红波听到王太医的话,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拿不稳手中的热水。

    王太医医术高明,是宫中最好的太医,他说出这样的话,只怕王妃腹中胎儿凶多吉少。

    她的眼眸一下子就湿润了,砰砰砰地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房中的气氛变得凝重,气压变得很低很低,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务必保住影儿腹中的孩子!”夜非白双目赤红,他咬牙切齿地提着太医的衣领,双眸中充满了嗜血的杀意。

    王太医腿脚都软了,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王、王爷……微臣微臣尽力而为。”

    夜非白目光阴鸷地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从他的口中挤出来:“你若不能保住影儿腹中的孩子,本王就拿你去陪葬!”

    王太医有些手足无措,脊背上的汗流得更汹涌了。

    “影儿!”就在这个时候,柳容华提着药箱从外面快步跑进来,他走得太急,呼吸急促,气都喘不顺。

    他一看躺在床上的苏影,温润的面孔上浮现出恼怒的神色。

    他的手背上青筋暴起,修长的手指紧紧地提起夜非白的衣领,“你不是说你要好好照顾影儿,好好保护她吗?她现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闭嘴,你快点救她!”夜非白怒喝了一声,他的双手紧紧地拽紧,声音也有些沙哑。此刻他的脸上都是痛苦的神色。

    柳容华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快速地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快速地松开夜非白的衣领,他知道现在不是吵架的好时机。

    他上前替苏影把脉,一旁的王太医好奇地看着他,随即脸上露出一抹复杂的神色。

    夜非白间柳容华良久都不说话,神色焦急地问道:“影儿怎么样?”

    “影儿只怕是吸入了有损胎儿的气味,”柳容华眉头微皱,神色十分凶险,不过他还能竭力试一试,他打开针灸袋,冷声道:“你先出去,我需要替她施诊。”

    夜非白很快就明白了什么,带着王太医一同出去。

    他出门的时候,大公主也神色焦急地守在门口。

    她看到夜非白出来,连上前一步:“非白,影儿有没有事?”

    夜非白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王太医,查!”

    大公主又惊又怒,她堂堂公主竟被怀疑。

    只是她隐隐又觉得此事和自己有关,否则影儿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昏厥过去,想到这里她的脸上又露出愧疚的神色。

    大公主回想起来淮王府之前她只去过钟粹宫和皇后说了会儿话而已,好似也没有接触过什么特别的东西啊。

    大公主认真配合王太医,王太医检查了一圈之后,朝着夜非白回禀道:“王爷,大公主身上并未夹带什么对胎儿不利的香料。”

    “你再仔细查查。”

    王太医又去了苏影先前坐过的房间,四周检查之后:“并没有。”

    夜非白紧皱着眉头,那影儿是因为沾染了什么东西晕厥过去的?

    苏小睿上前说道:“爹爹,自从上次之后我和哥哥再也不敢佩戴香囊了,我们府邸也没人敢用什么香料。”

    王太医好奇道:“奇了,难道这味道突然就没了?”

    就在这个时候绿痕急急地跑了过来,她脸上的泪痕还未干,唇边又露出欣喜的笑容:“王爷,王妃醒过来了。”

推荐阅读: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超级强者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无尽剑装 圣堂 九星天辰诀 王朝重现 横扫星空 蛇王选妃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之书生传说 末世铁拳 超级转校生 仙师问鼎 乱世衰神 末世之黑刀霸主 我就是高达 穿越三国之我是霸主 豪门情变,渣总裁别碰我 末世灵枪 娱乐狂潮 金刚王朝 我主阴阳 端倪之水晶匕首 符宝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中国怪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