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只是她的脑海中还刚刚有这种想法出现,鼓声突然停止,花船再一次地飘到了苏影的身后。【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la.com】

    苏影顿时无语,长袖下的拳头微微握紧,她身上就有这么多的秘密好让人惦记着么?

    苏鸾此刻倒有几分兴奋:“又是她,又是她,你说淮王殿下会问她什么问题?”

    苏鸾想的是淮王会不会给苏影难堪,而坐在苏鸾身旁的苏岫一听这句话就不高兴了。

    她冷哼一声:“淮王殿下能问她什么问题,无非是问她为何还要缠着他。”

    “一定是这样!”苏鸾的眼眸开始发亮,“说起来我还真想知道淮王殿下要怎么羞辱二姐姐呢。”

    苏影听着两人嘀嘀咕咕的声音,置若未闻。

    夜非白甩了鼓槌,定定地看着苏影。

    一阵微风吹来,扬起他的墨黑的长发,扬起他华美的衣袍。

    他的唇角轻勾,问的十分暧昧:“那天我和你说过的话你想好如何答复我了没有?”

    夜非白终于问出他想要问的问题。

    苏影并不回答,只是替自己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她连饮三杯,动作一气呵成。

    夜非白看着她的动作,脸色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这个臭丫头宁愿连罚三杯,也不愿回答他的问题!

    夜非白冷峻的面容顿时阴寒得可怕,浑身都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他瞪着苏影,苏影也直视着他,眼神不躲不闪。

    夜非白终究还是败下阵来,用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恶狠狠地说道:“臭丫头,这笔账等会儿跟你算!”

    夜非白转身离去,众人一时有些不明所以。

    苏影旁边有人问苏影,淮王究竟与她说了什么话,苏影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并没有说哈。

    此刻苏岫也坐不住了,她望着夜非白迷人的外边,她也有问题去问他!

    苏岫连忙往源头走去,虽然有些小姐不悦她cha队,不过也不好在公共场合抚了别人的面子。

    苏岫敲鼓之后,花船并没有如刚才那般停留在苏影的身后,反而是停在了夜非白的身后。

    苏岫一脸娇羞地望着夜非白,脸颊绯红:“请问淮王殿下,你心中可有喜欢的人?”

    夜非白本来有些冰冷的脸,在听到这个问题时,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苏影:“有。”

    苏岫只觉得夜非白说这句话的时,脸上的坚冰都慢慢地融化开了,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柔。

    苏岫下意识地觉得这个人会是自己,心中的涟漪一圈一圈地荡漾开来。

    众人纷纷窃窃私语,能被淮王殿下看中的女子到底是何人?

    大家此时兴致高涨,仿佛有越来越多的秘密就要破茧而出了,每个人都想上去敲鼓,好满足自己心里的好奇心。

    苏岫下来之后,晋阳率先上前击鼓,没有想到花船竟然停在夜非白的方向。

    晋阳儒雅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挑衅:“你喜欢她,她却不喜欢你,你又如何?”

    “抢过来。”夜非白的眼眸与他的声音一样冰冷至极。

    晋阳略略一笑,手握着鼓槌并没有下来,眉眼温润如玉:“晋阳还想再来一次,大家可有异议?”

    自然没有人回去抗议小侯爷,击鼓声再次敲起。

    苏影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得席位上,有些事不关己的低着头。她手中的茶水还没有喝完,花船竟然再一次地停在她的身后。

    晋阳的眼睛清澈如碧潭,向来无绪无波的眼眸中此刻带着些许的光亮:“我问你的事是否在考虑?”

    苏影回了一笑:“是。”

    晋阳的唇角上扬,露出满足的笑容,若莲花盛开。

    夜非白凤眸危险半眯,眼中露出一股能让人心跳停止的寒意。

    夜非白冷冷看着晋阳,他到底让苏影想什么?

    晋阳朝他挑了挑眉头,唇边笑容更甚。

    五公主那双清丽的眸子在晋阳、夜非白、苏影三人之间徘徊,手指用力地抓紧,微微的痉挛。

    别人不知道,她可看出来了!

    这三个人之间一定有着别人不知道的秘密!

    苏鸾的想法却是与众不同,与身旁还沉浸在喜悦中的苏岫小声道:“小侯爷刚才问二姐的问题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要和我提亲吗?”

    苏岫捂嘴笑了一声:“是啊是啊,小侯爷一定是喜欢你。”

    “那是,上次小侯爷还邀请我游湖呢。”苏鸾的眼中闪着一抹得意。

    这么轻的声音还是落在了五公主的耳中,狠狠地瞪了一眼苏鸾,就凭她也配肖想晋阳么?

    真是不知羞耻的女人!

    夜非白此刻心中冒火,几乎失去了理智。

    苏影对他态度轻慢,对晋阳却是不一样。她不去思考自己的问题,反而去思考晋阳的问题。

    此嫉妒之火燃烧着他心中的理智,他从来没有一刻如现在这样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他重新起身去击打花鼓,没有任何意外,花船再次停在苏影的身后。

    这次,夜非白并没有当众去问这个问题,他快步走到苏影的面前,用两人才听得见的话问她:“你如何才会答应我?”

    苏影低头闷不吭声,端起酒杯,自罚三杯。

    夜非白的额头上青筋乱跳,他此刻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一把掐死面前这个女人。

    “你……”

    苏影望着夜非白那双清冷的眸子,挑眉一笑:“影儿已经自罚三杯,淮王殿下还有何指教。”

    众人没有听到夜非白对苏影问了什么问题,就是因为没听到才越发好奇。

    苏岫抬起头看到这边的东西,心里有些忐忑,眉头紧紧地皱起。

    夜非白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心底喜欢的还是苏影吗?

    夜非白坐回位置之后,游戏还在继续进行。

    苏影多喝了几杯酒,也觉得头有些昏沉。

    抬头看了一眼绿痕:“绿痕,扶我去更衣。”

    “是,小姐。”

    苏影去净了手,又打发绿痕去弄些醒酒汤来。

    苏影此刻有些不想回到宴席,慢慢地在院子里惯着。宴席上的气氛,还真是让人不舒服。

    苏影在经过假山的时候,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将她拉到了一旁的假山后面。

    “你……”

推荐阅读:圣王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求魔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宠魅 王朝重现 横扫星空 蛇王选妃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之书生传说 末世铁拳 超级转校生 仙师问鼎 乱世衰神 末世之黑刀霸主 我就是高达 穿越三国之我是霸主 豪门情变,渣总裁别碰我 末世灵枪 娱乐狂潮 金刚王朝 我主阴阳 端倪之水晶匕首 符宝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中国怪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