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这次的事情,你觉得是谁在背后下的手?”



    回程的路上,慕晚安脸色沉沉,全然没有了之前在御龙湾时的气定神闲,“是季云华?还是里昂?”



    “里昂的手伸不了这么长,不过……之前他把你带到意大利的时候,一定是有人帮助,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避开我们和宋秉爵。”



    想起上次的蹊跷,亚的神色间也多了一丝沉重,他讲述着上次调查的情况:



    “那一次季云华还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所以我们只注意到了许烁,不过从他的行程上面来看,也挑不出错处。”



    “许烁?想想都不可能,他怎么会和里昂有关系?”



    摇摇头,慕晚安否定了这个可能性,她又想了想,“不如回去看看里面有没有出现过季云华的人马。”



    “他可是你的未婚夫,你也舍得?”



    不禁笑了起来,亚想缓解缓解这种紧张的气氛,“虽然说这个人动机成谜,但是不得不说,他对你还是不错——起码表现得挺不错的。”



    “那又怎么样?”



    面色并无多少改变,慕晚安想起这些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就一阵头疼,“这个人莫名其妙地出现,莫名其妙地示好,总之……一切都很诡异。”



    背后虎视眈眈的里昂,或许还有事情隐瞒自己的许烁,以及她并不信任的季云华……



    思来想去,她身边竟然只有亚可以相信了。



    “亚,你说,我能救出哥哥吗?”



    惆怅又迷惘地看向亚,慕晚安现在不知道,自己除了等待,还能做点什么:



    “你认识什么人吗?我想知道有没有什么可以疏通的路子。”



    “大陆的水深,我们之前又主要是在欧洲发展势力,你问我,我也没有办法。”



    眼眸沉了沉,亚叹了口气,他看着前路,“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找找其他的门路。”



    “你的意思是?”



    “去许烁那里打探打探,看看他能不能帮上忙,同时也是试探。”



    虽然许烁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亚总是还有些怀疑,他眼眸微微沉了沉:



    “如果他帮着你打探消息,我们综合宋秉爵那边的消息,也许能够知道他有没有参与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他……那么多一层助力,也是好的。”



    他还是怀疑许烁……慕晚安蹙了蹙眉头,“也好,现在能够多一个助力,也能够让我稍微安心一点。”



    就此说定,慕晚安也觉得心头稍微宽松了些,她叹了口气,看向了车窗外。



    



    中午十一点,许烁如愿以偿地接到了来自慕晚安的邀约,他苍白的脸上浮起了一丝淡淡的红晕:



    “她来了。”



    在一旁候着的徐助理看到他的笑容,心头颤了颤,“那,要不要我现在去定个座位?午餐时间,这周围的客座都满了。”



    “不用,那样显得太刻意了。”



    抬手阻止了手下,许烁自己摇动着轮椅,朝着总裁专用电梯走过去,“既然是临时邀约,自然一切都是匆匆忙忙。”



    慕晚安约许烁的地点定在他公司楼下,她从车上下来,看着这栋不久之前还属于王家的大楼,不禁陷入了恍惚。



    纵然她不怀疑他……但是在短短时间内就能把如同参天大树一般的王家吞噬殆尽的许烁,还真的是从前的他吗?



    这样的疑虑,在对上许烁含着笑意的温暖目光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心里有些愧疚,面上却还是跟平常一样上去打了招呼:



    “许烁,又有事情要麻烦你了,你千万不要嫌我烦。”



    “我知道,是关于你哥哥的事情吧?”



    大大方方地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许烁面上有着柔和和责备:



    “遇到这样的事情,你应该第一时间就跟我说,而不是藏着掖着,我们之间不必有那么多顾虑。”



    “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我也不想把你牵扯进来。”



    叹了口气,意识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她感激一笑,“先去附近的雅座坐坐吧,这件事实在是不好在外面说。”



    两个人坐到了包间里,慕晚安想起刚才包间爆满的情况,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真是没想到中午的时候这里生意这么好……耽误了你的时间,对不住。”



    “还是先说说你的情况吧,我知道你的哥哥被抓了,这中间也打听了些,不过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信息。”



    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许烁随即有些犹豫地问道:



    “听说是因为你和宋秉爵之间闹矛盾,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现在怎么放不出来了?”



    “这件事说来话长。”



    叹了一口气,慕晚安手中捧着热茶,她犹豫了很久,才决定把一切都和盘托出:



    “我的哥哥,沈聿,他的确就是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那个人。”



    “……我猜也是。”



    对此,许烁并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神色,他叹了口气:



    “如果沈聿不是那个什么首领,宋秉爵根本不可能威胁得了你。”



    “现在不知道是谁把这件事汇报给了省厅,这次是没有办法轻易了了,所以我想问问,你那里有没有什么门路,不管多少钱我都愿意拿出来。”



    听了许烁的话,慕晚安对他的疑虑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愁容顿显:



    “如果在大陆被捉到了,基本上就没有逃脱的希望了。”



    “你不要太着急,这件事让我先想想办法。”



    皱眉思索了一会儿,许烁在慕晚安紧张又期待的凝视中,终于缓缓开口:



    “我虽然跟当官的人多有交际,但是一般都是跟工商局这种有交情。这件事要活动,必须要找政法界说得上话的人来做局。”



    “比如呢?”



    没想到他真的给自己指了一条路,慕晚安满是期待地看向他。



    “谢宁。”



    



    这是一个久违又熟悉的名字,有关谢家、林未海的一切瞬间涌上心头。



    她愣了愣,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是曾经替宋家打理遗嘱的谢家?谢宁……他如今竟然有这样大的本事吗?”



    “他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律师了。”



    想起这位传说中的、新任谢家的当家人,许烁冷静的眸子里闪过了些许不虞:



    “他成功地把他的兄长谢森从名正言顺的继承人的位置上拉了下来,也正式接管了有关谢家的一切势力和关系网。”



    “……可是,我跟他并无多少交际,甚至还算得上是有嫌隙。”



    想到这里,慕晚安不禁有些头疼,她想起了那个曾经拜托自己帮助她逃出夜欲的女孩子:



    “能不能劳烦你帮我打听一下,他身边有没有一个姓林的女孩子?”



    “林未海?”



    一听说姓林,许烁就脱口而出,他对上慕晚安惊诧的眸子,解释道:



    “这位林小姐……算得上是他的禁脔。他将她看得很重,如果不是他已有婚约,我都要以为,他会娶她。”



    说到这里,许烁又自嘲一笑,“我说话就是不过脑子,那个女孩子今年十八岁都没满,他又怎么可能会跟她结婚?怎么,你认识林未海?”



    何止是认识?



    没想到,她最后还是落到了谢家人的手里。



    不过,她渐渐地察觉出不对劲起来,她满是疑惑地问道:



    “不是听说,当年是谢森看上了林未海想要强占她?怎么现在是谢宁……”



    “谁告诉你这些的?”



    不禁有些好笑,许烁摇摇头,示意她知道的是错的:



    “谢森这个人,就是个酒囊饭袋,做不来强取豪夺的事情,脑子也不如谢宁好使。不过他的确好色,在知道谢宁藏着林未海之后,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想要强了她……结果惊动了谢家的老太爷。”



    “是有些荒唐,不过更多是愚蠢。”



    听到这里,慕晚安大致清楚了其中的是非曲折,结合自己从宋秉爵、林未海那里得到的消息,勉强拼凑出了事情的大概真相:



    谢森的确曾经看上过林未海,但是也没有到因为想要得到她就让林家家破人亡的地步;



    而一直对谢家家主之位虎视眈眈的谢宁也注意到了这个女孩儿的存在,他用了手段,使林家破产,然后控制林未海;



    此时的谢森早就迷恋上了别的女人,谢宁却有意无意地向他透露自己“包养”着林未海的消息,让他心痒难耐;



    而把林未海带回谢家过年的时候,就是收获的时候。



    在大年三十闹出这等丑闻——正常的家族都会将这件事瞒得死死的,但是现在,许烁都知道了这件事,想来其中谢宁功劳不少。



    果然,她听到许烁继续道:



    “闹出了这样大的丑事,谢老太爷又是个心怀慈悲、喜欢小辈的,见着林未海都还没成年,当场发怒,取出家法想要把谢森打死。”



    “真是一出大戏。”



    不禁感慨,慕晚安只是心疼林未海,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子,竟然卷入了勾心斗角中,下半生还不得自由:



    “谢森也是因此丢了继承人的身份吧?”



    “这件事原本只能算是家族内部的事情,影响力也只算是一般。”



    微微一笑,许烁看向慕晚安,“谢森自己却在酒后,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推荐阅读:官术 火爆天王 光明纪元 宠魅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百炼成仙 最强弃少 最终进化 醉枕江山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