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心灵自塑 书名:红衣森林_红衣森林无弹窗_红衣森林最新章节

    从鸟山客栈带出的卷席等行李丢了,大家只能坐卧在地上休息,一夜无事,天亮醒来,又点燃了燃料石烤肉吃,食物的问题解决了,但饥渴的问题又迫在眉睫。任长生说:“我们唯有赶路去找水源,事不宜迟,带着烤肉,路上再吃。”

    任长生引领着我们,他也不透露路程与目标,只是催促我们疾行。我们走了半日有余,口干舌燥,举步维艰,终于忍受不了了。杜秦垂头丧气的说:“任长生,我来过荒原,去过荒原的民居,大体了解它们的方位,但你却没有带我们去那里,你这是到底要带我们去哪里?要渴死我们吗?”

    任长生说:“我知道有一片湖,我们快到了,到哪里就有水喝了,大家再坚持一段,这里总之是没水喝的。”

    “你是急着赶路,并不是去找水,你这样做,简直是在伤害我们。”杜秦说道,他嗓子发干,一番干呕,痛苦不堪,已说不出话来。

    我们停下来安慰杜秦,每个人都饥渴难耐,矛头直指任长生,希望知道还要走多久才能到达他所说的地方。任长生说:“至少天黑,是我着急了,但我们只能走下去,这附近没有水,要么渴死在这里,要么向着希望坚持,我以为大家都能坚持的!”

    “不能坚持就是死,那也只能坚持了,”万相龙说,“这仿佛一种考验,或惩罚,我们不要再耽搁了!”

    “哎!”杜秦叹息道,说不出话地迈开步伐。

    “实在是渴了就吃些草汁解渴吧!”任长生说,“我曾经就是这样解决的。”他摘了些苦草给我们咀嚼润喉,那口味使人身不由主地颤栗,别提多难受了,杜秦所说的能苦中作乐,一点也没体现出来。

    我们由清晨走到黑夜,还未见到任长生所说的清水湖,靠着咀嚼苦味草,最艰难的时刻度过了。杜秦苦颤地说:“任长生,你所说的湖到底存不存在?它是不是你杜撰的,只是为了引导我们赶路,画饼充饥?”

    “哈哈!”任长生忍不住笑道,“湖是存在的,而且现在我们已经到了鹿角魔的领地内了,目的地也快到了,你的苦日子快要结束了。”

    杜秦愁眉不展地说:“我为什么会感觉恰恰相反?真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更惨的!”

    鹿角魔的领地是丘陵地带,大小山丘无数,山丘上长满杂草灌木,人烟罕迹,加之天晚,任长生又是专程带我们去往荒僻之地,目之所见,更增幽寂荒芜之感。溶溶月夜之下,我迈着沉重的脚步,感觉腿都肿了,紧跟在任长生身后,丧气地问他:“还要走多久?我们能休息一程吗?”

    任长生说:“再转过两个山丘,就有水喝了,要休息就在那里吧!”

    “哎!”我听到舒瑶一声叹息,立刻羞愧地不敢作声,一路上时刻走在她前面,避免她会出现在我的视野中。

    杜秦勾住我的肩膀说:“如果我们能制服几只野兽,骑着它们赶路就美了,就不会从早走到晚,连休息都不能。”

    大家对持续不断的赶路都忍受够了,内心已经接近了极限爆发点,隋云静说:“再转过两个山丘,说什么我也不走了,哪怕是要住在这里。”

    任长生说:“我说的是真的,转过前面的两个山丘,我们就休息,明早再出发。”

    “这我就放心了,”杜秦说,“不然,嘿嘿!”

    没有人想多说废话,沉默一直伴随着我们,尤其在疲乏饥渴的情况下,我们安静的连彼此的呼吸也听得见,拖沓的脚步声有韵律的此起彼伏,带有稳定的节拍,这节奏几乎与我们的心跳声重合,控制着我们的行为举止,甚至神经思维,意识情绪。

    平安无事的转过了两个山丘,我们见到了一条小河沟,月下水声潺潺,波光粼粼,杜秦嗷得一嗓子叫了起来,欢呼雀跃地跑了过去。隋云静不干人后,大步飞蝗,赶到杜秦前头,跪在了河边,回头问任长生:“这水喝了不会中毒吧?”她手里掬了一捧水,镇定地没有饮下。

    任长生说:“我喝过这里的水,应该绝没问题。”

    我之前内心急切,口干舌燥,到了这里,反而心里平静,渴意大减,不慌不忙地学着杜秦,双手撑地,趴在水边,低头向河沟里吻水而饮,不由将头浸在了水中,醒了醒神,然后抬起头来,长舒一口气,感觉神清气爽不少。

    “这河里有鱼吗?”我站起身来,躲开在我右侧的舒瑶,向任长生走去。

    “有啊!”任长生说,“我们早上烤的肉不少还有吗?根本不必为食物发愁吧?”

    “是的。”我说,见杜秦拍着肚子躺在地上,真是一点也不在乎形象了,“我随口一问。”

    万相龙最后一个来到河边,用手掬水喝了几口,就去伐枝生火,准备烤他带来的大量生肉。不久,万相龙点燃火堆,独自在火边烤肉,我们则在一旁食用早上烤好的肉,过了一会,舒瑶给万相龙递去味料,坐在了火旁。

    我吃了些烤肉,不渴不饿了,惬意地向树上一靠,问任长生道:“明天还要走多久?能不能见到那个神秘人?”

    任长生说:“很近了,再走一个多时辰就到了,如果没人阻拦,当然可以见到那被囚禁的人。”

    “被囚禁的人叫什么?是谁囚禁的他?莫非是他自己?”我追问道。

    “他叫什么根本不重要,”任长生说,“有些事我也不清楚,但他却是帮我们打开魔域之门的关键。”

    “你之前去见过他,到底和他谈了什么?”杜秦从地上起来,坐直了身子,来了兴致地问,“他是不是和你们提了什么条件?”

    任长生说:“我见到他,向他乞求离开魔域的方法,但他欺骗了我,让我去毁灭鹿角魔,然后才肯给我答案。我与鹿角魔有过接触后,却惊讶地得知鹿角魔也同样掌握着打开魔域之门的某些关键信息,他愿意告诉我这些关键,但却又给我提出了一个要求,他想知道被囚禁之人的真实身份信息,如果我不能给他答案,他就永远也不会同意打开魔域之门。”

    “他告诉你的关键信息是什么?”杜秦又问,“你是如何相信他的,他的话怎么验证?”

    “无法验证,却又不得不去尝试,”任长生说,“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在验证,鹿角魔告诉我说他改变了魔域之门的方位,同时又加入了新的封印,如果我们想打开魔域之门,必须要完成他的要求。”

    “看来这一定没有答案,是鹿角魔与神秘人的矛盾左右着魔域之门的开启,他们不能和解,放下矛盾,我们恐怕会徒劳无功。”我不禁摇头道,“一切取决于他们的意愿,改变不在方法,而在个人之念。”

    “我想被囚禁的人可以吐露那有关打开魔域之门的方法,如果我们能知道这一点,我们就可以去直面鹿角魔,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他们的矛盾,或者说有机会说服鹿角魔放弃执念。”任长生说,“他们之间的矛盾,并不是有关魔域之门开启的,而打开魔域之门,需要一座桥梁,把他们拥有的信息连接起来,而他们俩是根本不会主动把各自掌握的信息告诉对方的。”

    “这么说,看来是有机会了?”我说,“希望我们能成功。”

    “不敢乐观,”杜秦说,“打开魔域之门注定阻碍重重,失语魔就是最大的反对者。”

    “也一定会有魔王支持我们,”隋云静说,“我坚信。”

    “我很期待将来可能发生的事,这一定会是魔域史中的大事记,也许我们会成为魔域历史中的传奇人物,哈哈!”杜秦笑道。

    “他们还是有可能会欺骗我们。”舒瑶突然说,“他们能允许对方离开魔域吗?难道这不是更为关键的吗?”

    “是啊!”我无比震惊地叫道,“他们会允许对方离开吗?”

    “他们彼此禁锢,互相囚禁,不牵连其他任何人即可。”任长生说,“这是我能带去的条件,否则我们只能去找其它线索了。”

    “不应该有其它线索吗?难道无法探索到丝毫可疑的事物吗?”我天真的问。

    “未知没有答案,我也无能为力。”任长生叹息道,“魔力是答案,不讲究逻辑之类的,除非是偶然巧合,我们做出了改变。”

    “我不愁神考虑了,”杜秦说,“现在休息才是最重要的。”

    一夜无事,梦尽天明,我打个哈欠,伸伸懒腰,只见地上摆放着一大堆野果,转头四顾,看到大家都在休息,唯独少了万相龙。我站起身来,惊醒了任长生与舒瑶,而隋云静还在呼呼大睡,发出轻微的鼾声。杜秦也很快醒来,目光失神,表情麻木地说:“又该出发了,万相龙去哪了?”

    只见万相龙捧着十几个野梨,野柿子走了过来,他说:“这附近有许多野果,不用担心吃的了。”

    “也好,”任长生脱掉鞋子,抖出鞋里的沙子,说,“叫醒隋云静,准备上路。”

    杜秦叫苦不迭地说:“现在就走?太慌了吧!隋云静还都没醒呢!”

    “如果你们愿意等在这里也可以,”任长生起身说,“我和丑帅先去也行。”

    “除了丑帅,我们难道毫无用处?为什么非要你们俩先去?”杜秦有情绪地说,“舒瑶,万相龙不能去吗?”

    “大家都可以去,但要马上出发,以免错过时机。”任长生故弄玄虚地说。

    “什么时机?”杜秦不依不饶地问。

    “危险可能性。”任长生说,“有些危险无法说清。”、

    舒瑶叫醒隋云静,隋云静睡眼惺忪,眼圈水肿,糊里糊涂地说:“女王,你去哪儿了?”

    杜秦哈哈大笑道:“女王早成了他人的座上宾了,你好记性啊!”

    隋云静怔忡了一会,听任长生说要出发,立刻精神焕发,生龙活虎地支持,它去河边洗漱,整理衣衫形貌,以水为镜,见到自己泥化的皮肤肌肉重生,弭平了凹陷,只待黑痂脱落,往昔容颜就恢复了。容颜是她的第二心情,任何苦痛也影响不了它的心态了。

    (本章完)

推荐阅读:医道官途 圣王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校花的贴身高手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宠魅 求魔 香消玉碎 无限侠客行 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 龙文:机械纪元 美女总裁的修仙主宰 今夕何夕,凤凰涅磐 绝地大明星 主神建设副本 神奇宝贝之融合 都市修真之帝尊重生 我的玄幻大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 三国无上帝国 美女天师的僵尸保镖 重生之侯门郡主 狂刀烈马 大氏族 霸武圣主 重生妖孽主宰 从战火硝烟中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