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张云帆的动作倒是让人不意外,因为这说白了就是张云帆和吴辉之间的博弈,既然吴辉挑明了要斗上台面,张云帆如果不应战,反而会让人觉得他像个怂包。

    “好,痛快,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吴辉势在必得的说,“今天既然是一场争夺领袖的博弈,那么咱们最好还能立下一个赌约怎么样?”

    “好啊!”张云帆一口答应,“赌什么,吴总你说就好了!”

    吴辉等的就是他的这句话,他倒了一杯酒端起来,说道:“今天咱们两个人,只有一个能够执掌云城,那么另一个必然是失败者,既然是失败者,就应该立马滚出云城怎么样?”

    张云帆也学着吴辉的动作倒了一杯酒,看来这杯酒就算是一个见证了。

    张云帆一口就干了杯中酒,最后对着在座的几十人高声说:“既然在座都是云城的同行老少,那么我也请大家做一个见证好了,刚刚吴总说了,赢了,执掌云城,输了,滚出云城,从此不再踏足半步!”

    张云帆这么说,就算是把话说死了,但这也着实是冒着天大的风险呢,赢了还好说,万一中间出了什么纰漏,那还真是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柯心仪就坐在旁边的一桌,她瞧着张云帆这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手心中不由得也揪了一把冷汗。

    虽然张云帆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失误,但是凡事没有绝对,况且这场博弈真正的关键因素还是人。

    柯心仪知道,张云帆之所以如此言之凿凿,肯定是打点明白了,可人才是最难以揣摩的东西,谁知道最后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显然张云帆也是在豪赌,赌上的可是自己的事业,别人不清楚,身为公司高层的柯心仪可是知道,如果神农集团失去了云城这块支点会发生什么事情。

    临沂地处东川中西部,向东三百公里左右是省城,而向西不到两百公里就是云城,失去了云城,临沂就彻底成了神农集团唯一的底牌,如果到时候被两面夹击,后果就很难想象了。

    所以柯心仪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这可是张云帆赌上了事业的一次豪赌,胜负的抉择简直关乎太大了。

    接着所有人商量了一番胜负的标准,基本上就是刚刚吴辉所说的那么几条。

    最后得出了一个最后的对比项目,总共三条,第一条,就是在场所有人进行投票,获得票数最多者,自然也就代表着最获得认可,也就说明这个人是众心所向。

    第二是对比二人所占据的产品供应的市场份额。这说到底也就是比的谁手中掌握的土地多,谁的土地越多,供应自然也就越多,获胜是自然而然的。

    第三,则是对销售环节的控制程度,谁手中握着更多的销售公司和市场份额,也就是最后的赢家了。

    如果是从吴辉的角度来看,张云帆是输定了。

    吴辉特地走到了张云帆的身后,得意忘形的说道:“张云帆,依照我看,你自动认输好了,我可以发发善心,给你留点面子,让你全身而退。你自己看一看,也就第一个比拼的项目上你还有那么一丁点希望,后两个,我闭着眼睛都能赢!”

    张云帆不以为然的冷笑两声,不屑的看了一眼吴辉说:“真的?我看谁输谁赢好像还难说呢吧?”

    “死鸭子嘴硬!”吴辉喃喃自语道。

    既然是投票,不一会的功夫,餐厅的十几个服务员就各自用托盘呈上来了几十张投票签和笔。

    所有东西都分发到位后,没等众人落笔,吴辉又开了口。

    他这次的语气里带着不少恐吓的意味,目光傲慢的扫过没一个人后说:“各位,现在你们手头的可不光光是纸笔那么简单,而是云城的未来,你们得慎重,可别一不小心做了什么后悔的事情,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呀!”

    吴辉现在的势头正劲,他这时候说这话,其实就是在恐吓所有人,要是有人胆敢做出什么违背他意思的事情,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显然不是什么公平公正的选举,反而成了吴辉的秀场,这种人如果真的赢了,那后果如何才是不可预知呢。

    投票开始了,所有人都在自己获得的唯一一张纸签上写下了心仪的那个名字。

    这是不记名投票,但吴辉之前的恐吓也算有些作用,不少人在写完名字之后,都赶忙折叠好,随即就叫来了身边拿着透明投票箱的服务生,手忙脚乱的把纸签塞了进去。

    整个过程不过两分钟的时间,整个宴会厅里的气氛却压抑到了极点,因为没人知道谁会是最后的赢家,更不知道哪个人赢了之后,会给自己带来什么结果。

    但是可以从以往来判断,张云帆自从杀入云城,矛头对准的几乎都是程云和其他的寡头们,反而是对在场的多数人,态度非但不恶劣,还几近拉拢。

    可以说,张云帆虽然这段时间得罪了不少人,但真正在大部分人的心目当中,印象还是好的。

    况且程云这座大山的轰然倒塌,对这些小公司而言,简直就是拨云见日,不说张云帆是做了一件好事,但也的确是得人心的。

    反而是吴辉,他虽然出现的比较晚,做出来轰动的事情也无非只有兵不血刃的拿下了程云公司的这一件事,但只是这么一件,几乎已经彻底把他这个人给搞臭了。

    其手段的卑劣可见一斑,反而是落魄的程云,获得了多数人的同情,而众人越发的同情程云,对始作俑者吴辉,也就越发的厌恶。

    所有的投票都结束了,两个服务生把投票箱放在了宴会厅最前面的一张临时搭建的桌子上。

    几十双目光通通注视着,作假的可能性几乎为负数。

    有人弄来了一块白板,两个记票的服务生严阵以待,读票的一张一张的从投票箱里抽出选票读出了名字。

    “吴辉、吴辉、张云帆、吴辉、吴辉、张云帆……”

    最开始的气氛异常紧张,而且张云帆的票数一开始就被拉开了八票之多。

    在场的人数总共有五十一个,也就是说只要谁能获得二十六张选票,就获得了胜利。

    但是显然,张云帆有一个不利的开局,票数读到了一半,此时吴辉已然获得了十六票,而张云帆才只有十票。

    虽然相比刚刚的八票,已经拉进了两票的距离,但仍旧又六票,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一轮,张云帆算是完蛋了。

    吴辉也得意的笑了,他甚至讽刺起了张云帆:“怎么样?我看你这人缘也不怎么样嘛,输是必然了!”

    张云帆倒是没怎么紧张,甚至连看都不看背后那写满“正”字的票数白板。

    而这种局面,让其他人也议论纷纷:“张云帆这回有点悬啊,差了这么多,估摸着要完了……哎,我可是投给他了呀!”

    “完蛋了完蛋了,这家伙总算完蛋了,我刚刚投给了吴总,想必这是一个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了!”这人故意把声音抬高了不少,但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刚刚自己写的名字是张云帆……

    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张云帆,形势也不妙。

    可就在这时候,却发生了让人意外的事情。

    “张云帆、张云帆、张云帆、张云帆、张云帆、吴辉、张云帆、张云帆……”

    伴随着读票者一连串的喊出张云帆的名字,事情似乎出现了变故,剩下的二十五张选票,竟然大部分都是张云帆的名字。

    这情况出现的太过于戏剧性,却也让人惊讶,而最惊讶不过的,无非还是吴辉。

    实际上放在任何人看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刚刚明明都是自己的票数多,可是这么一会竟然一股脑全是张云帆的名字蹦出来。

    吴辉是正常人,所以脑子里头一个蹦出来的念头就是“作弊!”

    等到所有票数念完,分数总算得出来了,吴辉最后的票数为十八,而张云帆则是三十三张。

    几乎快是一倍了,这个结果着实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哪怕是刚刚哪位义正言辞的说自己把票投给了吴辉的瘦子,都瞪大了眼睛,大叫不可思议,最后涨红着脸尴尬说:“刚刚……刚刚我就说了嘛,张总……张总一定能赢……”

    “作假了!”那人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吴辉大声叫了起来,“肯定作假了,这假的也太离谱了吧?”

    那瘦子没出口的半句话也被这一声吼给咽了回去。

    吴辉算是彻底毛了,他起身直接走到了读票人的一旁,一张一张的看着那满桌的纸签,上面无非都是张云帆的名字。

    他是越看越恼羞成怒,最后指着所有人大声喊到:“你们还没发现,这就是张云帆用的什么手段吗?反正我是知道!”

    吴辉这么一说,有些人的心里还当真犯起了嘀咕,因为这后一半的选票实在是有些太匪夷所思了。

    “该不会真的是……”

    “不可能啊?一百多只眼睛盯着呢,怎么可能……不过这事情也的确有些……”

    “其实我心里也是想让张云帆来做的,虽然这结果我喜欢,但是这……”

    质疑声越来越多,吴辉看到了这幅场景,不由得也兴奋起来。

    实际上真假亦或者作弊与否,他哪里知道,但是看到这么多人开始怀疑,他就知道自己的机会八成来了。

    吴辉正打算添油加醋的继续说几句,却看到张云帆突然站了起来,而且还一脸的严肃。

    “各位,其实如果你们怀疑我作假与否,有一个办法就能试出来!”

    (本章完)

推荐阅读:官术 火爆天王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宠魅 召唤万岁 百炼成仙 最强弃少 醉枕江山 最终进化 天道飞仙 极品阴阳穿梭系统 名侦探柯南之冰炎魔术师 万龙武尊 都市传说之奇人 盗门驭妖人 诸天收集系统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最强信仰兑换系统 超神学院之宅男成长 都市之修仙霸主 绝世高手再闯江湖 都市神级红包群 我是主角好不好 半人半鸟又一年 异世之神帝修炼系统 无奸不妖 万古帝国 重生之至高仙果 最强神犬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