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叶南兄弟!“王金鼎不免有些担心。

    叶南睁开双眼,感觉到浑身都是力量,体内的玄黑色真气已经凝聚成了真元,那漆黑如墨的真元在体内缓缓流淌,虽然量少,但发挥出的力量比真气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

    “鬼师境界!“叶南低声道,如果与修仙者相比的话,应该算是炼气四层的水平,但鬼修的真元带着浓郁的阴煞之气,真正争斗起来比同等级的修仙者要厉害数倍。

    叶南一脚踏在石板上,整个人飞身而起,跳出坑外。

    瞬间,脚下的石板碎成数块,露出棺椁一角。

    苟老和王金鼎看着叶南的模样仿佛看到天人一般,目光呆滞了许久。

    “启开石板吧,阴煞之气已经全部被我驱除了,大家不要害怕,石板下面顶多景象渗人,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了。“叶南出口道。

    王金鼎等人将信将疑。

    苟老带头跳入坑中,两个徒弟随后跟入。

    看他们三人没事,王金鼎等人才敢下去,众人齐心协力将碎石板搬了上来。

    一个完整的棺椁现在眼前,四周都是陪葬的陶瓷物品。

    “开棺!“几个年轻人齐齐用力,打开外棺后,竟然还有一层内棺。

    “再开!“

    手电筒照过去,所有的人都看呆了,只见数十个拳头大的金锭闪闪发光,随意的散落在棺材的四周,中间一具森森白骨躺在中央,黄白相间,十分刺眼。

    “看!那具白骨的手中握着一个盒子。“有人出声道。

    叶南放眼看去,果然有一个盒子。

    王金鼎把盒子拿出来,然后从怀中取出一块白布,包裹起来,递给叶南,道:“这个给叶师父,大家应该没有意见吧。“

    苟老当然不敢有意见,真要按能者得之的规矩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叶南的。

    “慢着!“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草丛中走出一个男子,约莫三十出头,留着络腮胡子,嘴里叼着一根杂草,一双狭长的眼睛十分锐利。

    “林涛!“苟老失声叫道,“原来你一直跟着我们。“

    叶南并不惊讶,如今他已经是鬼师,对方圆百米的动静早有感应。

    “苟老头,这么好的事情也不带上我。“被唤作林涛的中年男子嘿嘿笑道。

    “我们早已经分道扬镳了,我做什么不关你的事。“苟老头道。

    “但是今天我看到了,这里的东西必须得有我一份!“林涛吐出嘴里的杂草,轻蔑地看着众人。

    王金鼎在叶南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原来这个中年人便是王金鼎一直顾忌的那个人,此人看模样倒确实是个练家子。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林涛你这分明是抢!“苟老斥道。

    “抢又如何,你们这些土鸡瓦狗能奈我何?“林涛一步步走来,根本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这位兄弟,这样说话有些过份了吧。“王金鼎咽不下这口气,弱弱地回了一句。

    林涛哈哈笑道:“王老板,我认识你!“

    王金鼎听对方说认识自己,不禁心中一乐,想来自己在清江一带还是有些面子的。

    谁知林涛话锋一转,“王老板你那清江老大的名头吓唬吓唬小孩子还可以,在林某面前可不够看哦。“

    听到这句话王金鼎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把东西交出来吧。“林涛玩味地看着众人。

    “东西我已经献给了我师父,请恕老夫办不到。“苟老低头瞟了叶南一眼,冷静下来觉得刚才拜师之举有些鲁莽了,现在正是试一试这个师父能耐的好时候。

    叶南的目光扫了一苟老,以他三千年的人生经验自然能看出苟老心中的小算盘,不过他并不介意,这是人之常情吗。

    “想要吗,那得看你有没有本事来取。“叶南手托盒子,目光平静。

    “什么?“林涛一愣,继尔哈哈大笑起来,“苟老,你的意思是这个毛头小子是你师父?“

    “不错。“苟老认真地点了点头。

    “有意思,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林涛手掌轻轻一抬,凌空一掌拍出,两米开外的草木无风自动。

    露了这一手,林涛神色傲然,连正眼也没有看叶南一下。

    “罡气外放!“苟老一惊,“叶师小心,他是大成武者,在清江县内几乎没有对手。“

    叶南表情无惊无喜,双手负于身后,说道:“你若现在留下一指,我可以饶你一命,否则……“..

    “否则怎样?“林涛哈哈起笑。

    “冥顽不灵。“叶南摇了摇头,体内玄黑色真元快速汇聚到指尖,食中二指一甩,一道玄黑色如月牙般的气劲破风而出。

    “月牙刃!“

    到了鬼师境界,叶南可以随时使出鬼术“月牙刃“,这种鬼术杀伤力极大,十米之内可以斩断钢筋,只是对真元的消耗极大,以叶南现在的修为顶多只能使用三次。

    林涛虽是武道高手,却哪里见过这样的手段,心中的危机感陡然升起,但为时已晚,侧身闪避时那道月牙刃已经落在了手臂上。

    “啊!“一声惨叫,林涛惊觉自己的右手被削去了一半,一只带臂的断手掉落在了草丛中,溅了一地的鲜血。

    苟老和王金鼎等人只觉背后一阵冷风吹过,这样的手段几乎如同鬼魅。

    苟老额头汗澄澄而下,心中暗道:“幸亏及早拜他为师,不然自己极有可能就是这样的下场。“

    王金鼎的惊骇比苟老更甚,“乖乖,我是得罪了一个什么人?幸亏有陈总从中周旋,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林涛左手抱着右臂伤口,脸色一改之前的放荡玩味,而是变得无比凝重。

    叶南冷冷一笑,道:“我说过,你若留下一指,我就放你一条生路,但现在晚了。“

    “你要杀我?“林涛不可置信地问道,“这里这么多人,你如果杀了我,你也决对没有好下场。“

    “你说的没错,可惜你得罪了这里所有人。“

    林涛闻言面如死色,他明白只要叶南分一点好处,这些人确实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叶南往前迈了一步,抬起食中二指,指尖真元环绕。

    “别杀我,我哥是林海!“林涛喉间发颤,他已经感觉到了叶南的杀意。

    “晚了。“叶南曲指一弹,月牙刃再次飞出,稳稳地切割了他的脖颈。

    “呃……“苟老张了张嘴,刚欲说话,但知道已经来不及了。

推荐阅读:武动乾坤 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大唐天外客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