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没事的,我不怪你。”王紫闻言赶紧道,同时望向独孤明的目光中多了一丝心疼。

    玄元叹了口气,没想到这孩子居然有这样的遭遇,也没想到那个淳朴自然的村庄居然就这样覆灭,又问道:“明儿,你日后有何打算?”

    独孤明停下了抽泣,抹了一把泪水,低声道:“我会回去,那天我太害怕了,什么都没管的就离开了。现在,娘,还有村长爷爷他们的尸骨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得让他们入土为安。”

    玄元看着这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说着不符合他年龄的话,心里又是一叹。玄元还记得去年为这小男孩治疗的时候,虽然也是在哭着,但总有种调皮与稚气。哪像现在,虽然依旧幼小,但那种同龄稚气顽皮却全然消失不见。

    玄元又问道:“那之后呢?”独孤明现在举目无亲,年纪又是十分幼小,身无长技之下很难生活下去。

    “我~想~报~仇!”独孤明几乎是把这几个字咬出来的,声音也有些偏大,那种柔弱感全然消失不见,稚嫩的小脸上满是狰狞和怨毒,宛如从地狱里爬出的恶鬼一般,引得周围几个听到独孤明话的人纷纷侧目,惊讶于这个小孩说话之怨毒。不过他们很快转过身去,反正不管他们事。

    玄元捻须不语,独孤明这个回答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也没说什么,这种事情除了有相同遭遇的人外,谁都没有资格指摘。半晌,才开口问道:“你知道那些人是谁吗?”

    独孤明听到玄元的声音,脸上的怨毒隐了下去,恨声道:“似乎是契丹人,我躲在草丛里时,听村长爷爷他们喊得。”

    玄元抚须动作一顿,王紫脸上露出怒意,王擎先是吃了一惊,然后露出释然的表情。虽然前些日子基本歼灭了那些深入大宋的契丹人,但也难保没有漏网之鱼。

    “怎么报呢?”王擎开口了,望着独孤明的目光中满是怜惜,他与契丹人相斗数十年,很是清楚契丹对宋人的态度。更何况前些日子追杀那些契丹人时,已经有不少村庄被屠杀,独孤明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但独孤明毕竟只是个年纪轻轻地小孩,有何能力找到那些契丹人,然后向他们复仇呢?

    “我不知道。”独孤明摇摇头,满脸迷茫。虽然这些日子成熟不少,但说到底,他也只是个七岁多的乡村孩子罢了。

    独孤明想了想,突然将目光移向玄元身上,满脸希翼。听村长爷爷他们说,道长伯伯是个很有本事的人,如果有他的帮助,一定能报仇的。

    王紫看到独孤明希翼的变化,突然笑嘻嘻的对玄元说道:“前辈,不如您收明儿为徒如何?您这么厉害,一定可以把明儿教导的很厉害的。”

    听到王紫的话,独孤明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盛。

    然而出乎众人的预料,玄元并没有回应,反而对王擎说道:“擎儿,我们先改变一下行程,反正擂鼓山的事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先带着明儿去梨花村吧,他一个孩子独自回去太过危险。”

    “是,师父。”王擎有些诧异,不过也是点点头。不管怎么样,他也不想丢下这个别契丹人害的举目无亲的孩子。

    独孤明眼中的光芒瞬间暗了下来,不过马上又振奋起精神,不管怎么样,道长伯伯并没有直接拒绝不是吗?

    “前辈,为什么啊?”性子直接的王紫见玄元没有答应收独孤明为徒,疑惑地问道。

    玄元笑着摆了摆手,道:“这你就别问了,此事贫道自有主张。现在你先带明儿开一间客房休息一下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梨花村,按明儿所说的时间推断,梨花村离这里并不远。”

    王紫闻言点点头,站起身走到独孤明面前,柔声道:“明儿,走吧。”

    独孤明点点头,起身面向玄元,跪下磕了几个头之后才跟着王紫向客房走去。

    望着离去的独孤明,王擎疑惑地问道:“师父,我看明儿虽然心怀仇恨,但不忘感恩,很是难得,而且资质不差,您为何不收他为徒呢?”

    玄元叹了一口气,道:“明儿确实不错,不过为师并不适合当他的师父,这一点为师很明确。”玄元说到这里,话锋一转,笑道:“比起为师,你倒是更适合做他的师父。”

    “这怎么可能呢?”王擎大吃一惊,连连摆手拒绝,“师父,弟子还差得远呢。”

    “哎,擎儿你不必妄自菲薄。”玄元抚须而笑,“武功方面自不用说,’东王擎‘之名可是你自己闯出来的;再说势力,你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神风山庄庄主,庞大的势力刚好能帮明儿找到那些契丹人,不像为师这个臭道士,什么都没有;想拜你为师的人比汴京城的人还多。”

    “还有明儿父母可是契丹人所杀,拜你这个专门与契丹人作对的神风山庄庄主为师再适合不过,毕竟为师可没有那么多直接资源和经验跟契丹人作对。”

    王擎苦笑连连,不知道怎么委婉的反驳自家师父,这时玄元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当然,你不想收明儿为徒也没关系,就放在神风山庄吧。你偌大的一个神风山庄,供养培养一个孩子,应该也不会被弄穷吧?”

    “师父!”王擎哭笑不得,“您又在开弟子的玩笑了。话说师父,这应该不是你不想收明儿为徒的理由吧?”

    玄元点点头,叹道:“是啊,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明儿突逢大变,即使现在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异样,但实际上这段日子的遭遇让他本能的排斥外界,这种情况下他需要与更多对他好的人交流才能放下心防,健康的成长。而为师以后到处游历,居无定所,怎么能给明儿提供这个条件呢?而你神风山庄恰恰是最适合明儿的地方。“

    王擎闻言叹了一口气,道:“弟子明白了,还请容弟子再想一想。”

    玄元点点头,道:“尽力就好,不必勉强。”

    说着将目光转向独孤明消失的方向,叹道:“民族仇恨啊,唉……”

    转眼间就到了晚上,独孤明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眼睛一闭上就是当日的惨象。

    那些恶魔张狂的笑着,血液横飞。惨叫声,怒骂声不绝于耳,他害怕的躲在草丛里,一动不敢动。

    “娘……”独孤明泪水又流了下来,这些日子他一直在想,如果他没有躲起来就好了,就可以陪着娘一起走了,至少可以陪着娘。哪像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会害怕!

    独孤明想到这里,心里更是悲伤起来。

    “明儿,睡不着吗?”另一张床上传来一道亲和的声音,正是王擎。

    王擎在了解到玄元的想法后,便主动提出要与独孤明一间客房的要求,除了想观察一下独孤明外,也有安慰他的意思在。

推荐阅读: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剑道独尊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末法之上 重生之他 大唐第一少 美利坚明星警察 练气士穿越史前 正义剑神 和富江一起生活的日子 冰雪全能王 捡到一个封神榜 都市之仙帝归来 大道洪炉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水浒武松传 剑道神尊 轮回干预者 从零开始的奶爸生活 拜见校长大人 英雄之超神强者 超级霉运系统 我的分身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