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段延庆只觉段正淳的剑越来越快,眼前尽是白色剑光。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但是段正淳时不时的发出一道指力,劲力不强,但总是点在关键之处,引得他不得不回身躲避。

    只是这一躲避,段正淳马上欺上身来强攻,宛如狂风暴雨一般。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否则必输无疑!

    想到这里,段延庆咬咬牙,不再使用铁杖,满脸怒意的将拳头猛地往前一挥。

    段正淳正按玄元的指点一招一式的发出,打的心情十分愉快,心里不禁对这位阿萝的师叔敬佩无比,先不说这份千里传音的本事,就是这份对招式细节的把握,也不输于他见过的任何一名高手。

    段正淳正想着,玄元的声音再次在段正淳耳边响起,“前进两步,横身飞扑!”段正淳想也没想的照做。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一个拳头迅速在他眼前放大。“怎么回事?”段正淳瞪大眼睛,满脸错愕,还没等他想明白,那个拳头狠狠地打在他的右脸颊上。巨大的力道马上让段正淳横飞出去。

    段延庆顿时愣住,疑惑地看了看自己拳头,又看了看爬起身的段正淳。

    其实刚才那一下他根本没有报一点希望,完全只是虚晃一下。

    按段延庆的想法,他装作忍受不了目前局势的样子,被怒意冲昏了头,卖出一个破绽,以身为饵引诱段正淳攻他,然后在段正淳刺中他而心神放松的那一刻猛然暴起杀死段正淳。

    只是他没想到那一拳竟是击中了段正淳,最重要的是,段正淳似乎是自己把脸凑上去的!

    段正淳猛抽一口冷气,真疼啊!

    刚才那一拳击中了面上的某一处穴道,虽然并没有太大危害,但是也让段正淳右脸颊红肿起来,看上去好像胖了几倍似的。

    段正淳还没回过神来,耳里就响起玄元淡然的声音,“继续!‘段家剑‘第三式,然后攻他少阳穴。”

    段正淳身子立时动了起来,依照玄元的话攻向段延庆。

    段延庆见状也没管刚才段正淳奇怪的行为了,不管怎么样,局势已不像刚才那般险恶,他再小心一点,一定可以杀死段正淳,夺得大理继承权。

    段延庆并不认为段正淳武功比得上自己,刚才的局面全然只是自己一不小心让段正淳钻了空子罢了。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段正淳在武功上远远比不上段延庆,只是有着玄元的帮助,段延庆也是别想打败段正淳了。

    段延庆一杖抽出,这一招是虚招,真正的杀招在另一拐上!

    “啪”一声及其响亮的抽打声响起,声音之大,使得在场小镜湖里每一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段正淳再次被抽飞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段正淳只来得及露出个欲哭无泪的表情,“师叔您不用这么狠吧?”随后便晕了过去。

    段延庆没有贸然上前,他怀疑这是段正淳的诡计,引诱他上前,然后一击必杀。这一次他看的很清楚,段正淳是故意把左脸前凑,让那一杖击中他的,但是有哪个正常人会在生死之战时做这种动作?尤其是段正淳这等高手?事出反常必有妖,其中必定有诈!

    段延庆站在原地,一脸谨慎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得段正淳。

    即使此时段正淳一动不动,好似昏过去一般,只是越是如此段延庆越是不敢上前。一时间,场面竟是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远处观战的众人则是目瞪口呆的望着场中发展。这是,什么情况?

    傅思归小声的问了问他们之中智谋最高的朱丹臣,道:“贤弟,你能看出主公到底想干什么吗?”

    朱丹臣想了想段正淳从一开始到现在的表现,道:“应该是主公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让自己内力大增,只是同时消耗也大,不得已用这种方法麻痹段延庆那大恶人,以赢得恢复的时间。”

    “原来如此!”傅思归恍然大悟,想到刚才段正淳的左脸被击中的力度,不由钦佩道:“古有韩信忍一时之辱以成大事,今有主公不惜冒着破相的危险麻痹敌人,主公果真是能成大事之人啊!“

    王擎皱了皱眉看着一动不动的段正淳,此时的段正淳,完全就是一副昏过去的模样,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装的。只是……王擎不留痕迹的瞥了一眼大笑着的契丹人,托段王爷的福,又拖延了不少时间,估计援兵很快就到了。

    萧锋则是将目光移向了竹林的方向,与玄元相处甚久的他自然知道段正淳为何会突然大显神威。只是……萧锋看了看一动不动的段正淳,心下暗惊,“没想到玄元前辈整起人来竟如此的厉害,还好我以前没惹他生气。”

    不说众人的心思回转。段延庆见段正淳半晌都没有动,不禁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想了想,体内内力悄然凝集,突然发出一道至阳指力隔空攻向段正淳,正是“一阳指”。

    就在这道指力将击到段正淳时,玄元淡然的声音在段正淳耳旁响起,“侧身翻滚!”声音不大,却又似惊雷炸响,顿时唤醒了段正淳。段正淳猛然一翻滚,躲过了这一道指力,随后一个鲤鱼翻挺,站起身来,遥遥的望着段延庆。

    段延庆面沉如水,道:“段正淳,你果然有诈!”

    段正淳面无表情,冷冷的望着段延庆,摸了摸鼻子,却是发现鲜血从中流出,他点了点身上的几个穴道,将血止住后,道:“多说无益,再战吧!”

    随后冲向段延庆,只是心里却是想起方才玄元传给他的话,“右脸肿了,左脸怎么能不肿呢?现在好了,左右脸都肿了,对称了,这样的猪头看起来才自然。好了,这几下让贫道心里的气消了不少,接下来你就放心的打吧。”

    虽然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但段正淳心里却是松了一松。不仅仅是因为不用再主动把脸凑上去被打了,还有一个原因是既然玄元已经借段延庆之手教训了自己,想必之后不会再过分的为难自己了。

    二人又再次战在一起,这一次没有任何的意外,段正淳依据玄元的指示挑开了段延庆的铁杖后,一指点住了段延庆。

    看着动弹不得的段延庆,段正淳沉声道:“段延庆,你输了!”

    段延庆看着脸胖了几圈的段正淳,尤其是左脸颊,一道红黑的印记清晰无比。段延庆冷哼一声,“要杀就杀,成王败寇,不必这样假兮兮的。”只是脸上的不甘心,无论谁都能看的出来。

    段正淳看了看段延庆,半晌才叹了口气,突然伸手解开了段延庆的穴道,“你走吧!”

    段延庆一怔,看着被自己打成猪头的段正淳,道:“你不杀我?”这段正淳什么心思?

    段正淳负手而立,沉声道:“无论如何,你身上也流着我大理皇室的血脉,算是段某的兄长。我大理以仁义治国,而我既身为大理皇太弟,又岂能做出殺兄这种为天下所不齿之事?”

    段延庆闻言深深的看了段正淳一眼,冷哼一声,道:“妇人之仁,为王者必然应该心狠手辣,像你这样,大理不会有未来的。这次我虽然输了,但大理皇位我是不会放弃的。”他顿了顿,又道:“看在你今天不杀我的份上,日后你若是落在我手上,饶你一命。”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绝世唐门 医道官途 末法之上 重生之他 大唐第一少 美利坚明星警察 练气士穿越史前 正义剑神 和富江一起生活的日子 冰雪全能王 捡到一个封神榜 都市之仙帝归来 大道洪炉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水浒武松传 剑道神尊 轮回干预者 从零开始的奶爸生活 拜见校长大人 英雄之超神强者 超级霉运系统 我的分身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