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朱丹臣呼完后,不一会儿,湖东处出现了一名头戴斗笠的渔人和一气度不凡的白衣青年。

    还未等朱丹臣开口,王紫就大步流星的奔了过去,一把抱住那白衣青年,欢快道:“擎哥,你果然在这儿。”

    这白衣青年正是王擎。

    王擎也很是惊奇这古灵精怪的小妹居然主动找上了自己,前段时间她不是说不想见到自己吗?

    与王擎一同出来的褚万里的则是好奇的望了望王紫,这就是王庄主的小妹?果然可爱的紧。

    不过褚万里还是记得朱丹臣的呼声的,看了几眼后就不再理会叙旧的兄妹二人,向朱丹臣走去。

    朱丹臣迎了上去,笑道:“褚大哥,主公现在如何了?”

    褚万里回道:“主公一切都好,现在正在屋内更衣。”他望了一眼不远处的玄元一行人,好奇道:“贤弟,到底是何贵客能让你在如此情况下特意将人领到这里?而且还要主公出面?”

    朱丹臣看了一眼阿朱以及正不断对王擎撒娇的王紫,一摊手,道:“褚大哥,这件事还非要主公出面才行。”随着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简略的讲了一下,而后叹道:“事情就是这样,这位自称阿朱的姑娘说自己与那位王庄主的妹子都是主公与阮夫人的女儿,受高人指点后就找到这里来。”说着隐晦的看了一下玄元。

    褚万里没有注意到朱丹臣的动作,只是有些头疼的道:“原来如此,主公真是……唉……”

    这时,王紫也拉着满脸苦笑的王擎走向玄元等人,“擎哥,我跟你说,那长须大汉就是乔大哥,旁边的那位姊姊就是他的妻子。这位阿朱姊姊真是厉害啊,居然能让乔大哥这种木头动心!”

    萧锋见王擎过来,激动地拉着阿朱迎了上去,“兄弟,好久不见,近来可好?”说着将长须取下,在脸上抹了抹,恢复原来的模样。对萧锋来说,王擎是他至交好友,他也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以假面目面对王擎。看的不远处的朱丹臣二人直皱眉,但看到萧锋与王擎交谈甚欢也没说什么。

    且不提王擎与萧锋的交谈,玄元仔细的打量着王擎,他与王擎虽有师徒之名,也有一定的师徒之实。但真正相处的时间也就几个月罢了。现在二十年过去了,无论自己还是王擎变化都是巨大,如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相遇,擦肩而过都是有可能的。

    在玄元的印象中,王擎就是一个有些毅力的孩童罢了,谁知现在已经变成一名在江湖中声望极高的大人物。现在时隔二十年重新相遇,玄元也是高兴得很。不过玄元并不打算直接王擎相认,据他推断,等一下可不平静,正好观察一下这个二十余年没见的徒儿到达了什么程度。

    王擎与萧锋叙旧了一会儿,才注意远处有一道人正目不转睛的打量着自己,于是好奇的问道:“大哥,这位道长是?”王紫在路上猜到了玄元打算多观察一下王擎的情况,所以并未介绍玄元。

    萧锋刚要回答,玄元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贫道俗名刘平,山野散人一个,见过王庄主。贫道行走江湖时,久闻王大侠威名,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

    萧锋一怔,随后也明白了玄元的心思,颔首笑道:“王擎兄弟,这位刘平道长是一位真正的前辈高人,也是他救了为兄和阿朱。”

    王擎惊讶的看了看玄元,旋即上前见礼,道:“前辈过奖了,晚辈不过是一有些幸运的小子罢了。”说完又悄悄地打量了下玄元,迟疑的问道:“前辈,我们以前是否见过?”不知怎的,王擎总觉得这位刘平道长有种亲切感,好像很久以前见过似的,但就是想不起来。

    玄元摇摇头,笑道:“贫道也是与王庄主第一次见面,以前哪有这个福分能与王庄主这等豪杰见面?”

    王擎疑惑的看了看玄元,正欲再问,湖西就有人远远地说道:“哈哈,段某有些私事在处理,让诸位贵客久等,还望诸位原谅。”河畔小径上有一人快步走来,不一会儿就及近玄元等人,这人一张国字脸,四十来岁、五十岁不到年纪,形貌威武,但轻袍缓带,装束却颇潇洒。

    朱丹臣褚万里二人上前躬身行礼,“见过主公。”段正淳扶起二人,道:“二位兄弟辛苦了。”

    段正淳在略微了解事情始末后,面露狂喜,抢步到玄元面前,深深一揖,“多谢道长帮段某找回失散多年的女儿。”接着疑惑道:“道长因何判断那二位姑娘是段某的女儿?”

    玄元笑道:“段王爷,那二位姑娘身上均有一金锁片,身穿红衣的那位姑娘的金锁片上刻着‘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宁';紫衣的那位的金锁片上刻的有’湖边竹,盈盈绿,报来安,多喜乐‘。贫道无意中得知当年贵夫人送出二位姑娘时,在她们身上放了这两块锁片,机缘巧合下便告知了她们。“

    就在玄元说话时,阿朱将金锁片捧在手心,轻轻的走了上来。等玄元讲完后,怯生生的叫了声“爹”。

    段正淳飞快的扫了一眼阿朱手心中的金锁片,发现上面果然如玄元说的那样,这金锁片的事阮星竹也跟他说过,做不得假。不由得大喜,一把将阿朱搂在怀里,有些愧疚道:“好孩子,这些年苦了你了。”

    阿朱心情复杂无比,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这么说,竟哽咽道:“爹,我没事,就是很想您。”轻轻推开段正淳,拉着他到王紫面前,道:“爹,这是小紫,也是您的女儿。”

    段正淳心情很是激动,刚要上前搂住王紫,王紫却后退一步,躲过了段正淳的动作,冷冷道:“段王爷,我不是你的女儿。”

    段正淳吃了个冷钉子,倒也不以为意,转头向玄元大笑道:“多谢道长帮段某寻回失散多年的女儿,还请务必随段某于寒舍一絮,段某和内子要好好感谢道长的大恩。”段正淳寻回女儿,很是高兴,也不想追究玄元因何知道金锁片的事了。

    玄元点点头,笑道:“那就叨扰了。”

    段正淳点点头,将目光转向王擎萧锋,道:“这位萧兄弟,王庄主,也请你们随段某来吧,段某和内子也要感谢你们一番。”

    王擎萧锋相视一眼,点头笑道:“麻烦您了。”

    王紫还有些不乐意,但在王擎的坚持下,只好随着众人一起跟着段正淳走。

    竹林顷刻而至,众人于竹林中行了数丈,便见三间竹子盖的小屋,构筑精致。

    其中一间小屋下站着一美妇,约莫三十五六岁年纪,穿了一身淡绿色的贴身水靠,一双乌溜溜的大眼晶光灿烂,闪烁如星,流波转盼,灵活之极。

    美妇见了段正淳,当即迎了上来,道:“段郎,怎的去了这么长时间?”

    她看了一眼玄元等人,目光却被阿朱阿紫吸引,面不改色的狠狠揪了段正淳腰部,低声道:“你带这么两名娇俏可人的小姑娘来干什么?莫非是想来个大被同眠?”

    PS:推荐一本好友写的新书,《梦幻天朝》,写的很好,欢迎大家前去观望。

推荐阅读: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傲世九重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末法之上 重生之他 大唐第一少 美利坚明星警察 练气士穿越史前 正义剑神 和富江一起生活的日子 冰雪全能王 捡到一个封神榜 都市之仙帝归来 大道洪炉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水浒武松传 剑道神尊 轮回干预者 从零开始的奶爸生活 拜见校长大人 英雄之超神强者 超级霉运系统 我的分身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