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阿朱闻言一怔,萧锋也是好奇的看向薛天,不明白什么事能让这个七岁的熊孩子如此郑重。

    阿朱望着满脸严肃,但是满嘴都是红冰糖的薛天,不由得笑道:“好,姊姊和萧大叔都答应你,绝不外传。”

    薛天“嗯”了一声,说道:“其实我要说的事是关于我爹爹的。其实前些日子我爹他拉了两个时辰的肚子,都是因为我在爹爹用的茶里加了一些药物。”

    门外,薛继仁听到薛天的话,心里怒气一阵翻涌,好啊,怪不得自己平时身体好好地,前些天却突然拉肚子,原来是这小子在搞鬼!薛继仁想到这里,握紧戒尺就要冲出去好好教训薛天一番。

    玄元见状赶紧拉住了薛继仁。

    薛继仁深吸口气,收敛了脸上怒容后,向玄元行了一礼,沉声道:”太师叔祖,这次您别拦我,这不孝子实在太过分了,居然敢在弟子的茶里乱加药物。这不孝子一定是怨恨弟子平时的严厉管教,从而报复弟子。如果不好好管教,以后这不孝子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

    一旁的薛慕桦也是连连点头,“是啊,师叔祖,弟子也知道您平日里疼天哥儿,但这次您真的不能再偏护他了。”

    玄元沉吟少许,道:“你们先别急,贫道觉得天哥儿心性不坏,一定是有其它原因。先继续听下去,若是天哥儿真的是因为怨恨你的管教,贫道绝不阻拦。“

    薛继仁点点头,冷哼一声,道:“好,弟子听太师叔祖的。到时还请太师叔祖莫要阻拦弟子教训这不孝子。”

    阿朱皱起眉头,严肃的问道:“小天,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可不是调皮能解释的了的,若是放在那些以理学治家的官老爷家里,这可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了,被生生打死都是有可能的。

    萧锋也是严肃望着薛天,想听听他究竟是怎么想的。萧锋因为他独特的身世,平生最看不惯那些不孝之人,如果薛天不说出一个让他信服的理由,就别怪他越俎代庖的教训薛天一番了。

    薛天低下头,声音带着一丝哭腔,道:“阿朱姊姊,我也不想的,我只是那天见爹爹精神不好,而我又恰好在药经里看到有一昧药材能让人的精神头好些,所以就加在了爹的日常饮用的茶水里。谁知道爹爹喝了之后反而拉了肚子,我真的不想的。”

    阿朱闻言放松了下来,笑道:“原来如此。”

    门外,玄元摸着胡须,笑吟吟的望着薛继仁,笑道:“如何?天哥儿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孩子吧?”

    薛继仁哼了一声,道:“那又怎样?还不是冒冒失失的?难道他不知道茶叶也其它药材混合也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吗?平时我教他的东西看来他是一点也没听进去,等一下还得好好的教训一下。”话虽如此,但薛继仁言语间却是没有丝毫怒气了。

    玄元笑着摇摇头,随后继续关注花园中的发展。

    阿朱轻抚着薛天背部,安慰道:“没事的,姊姊相信你爹一定会理解你的。”

    薛天听了阿朱的话,却没有止住哭声,哽咽道:“阿朱姊姊,谢谢你,但是我心里其实还有很多事憋着,小天心里好难受。”

    阿朱轻抚的动作微微一顿,不过很快温声道:“嗯?还有事吗?那小天就把这些事都跟姊姊说吧,说了心里就不会那么苦了。放心,姊姊和萧大叔是不会跟任何人说的。”

    薛天抹着眼睛,“嗯”了一下,“其实爷爷最喜欢的那幅前朝唐明皇画的山水画,就是我弄坏的,当时爷爷还心疼了好长一段时间。祖师养的那株药草,也是我压坏的。”

    门口,玄元扶额苦笑,他说他养的那株药草怎么突然死了呢?而薛慕桦捻须动作也是一顿,胡子都被拽下来几根;薛继仁刚下去不久的火气又蹭蹭的上来了。

    薛天继续说道:“当时我见爷爷的画上有些蚊虫,便想驱赶它们,谁知道一不小心就……祖师的药草是因为我见上面有几个蚜虫,就上去摆弄一下,谁知道……”

    薛天说到这里,眼睛通红的望着阿朱,”阿朱姊姊,小天是不是很笨啊?“

    不提阿朱对薛天的细心安慰。

    门口,薛继仁苦笑一声,向玄元拱手行了一礼,道:“弟子管教无方,让太师叔祖见笑了。”

    玄元摆摆手,笑道:“无妨,贫道没那么小气。继仁,你教的很好,就是在某些方面有些不足,日后注意一下就行了。”

    薛继仁恭声答是。

    玄元点点头,笑道:“好了,热闹看过了,我们走吧。”

    薛慕桦点点头,笑道:“师叔祖,那‘鬼压床’药物特性你要好好的跟弟子讲讲,弟子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奇特的药物呢?”

    说着抬起步子向书房走去。

    薛继仁一怔,忙追了上去,问道:“爹,太师叔祖,不多听一下吗?”

    薛慕桦瞥了薛继仁一眼,道:“还听什么?你怎么说也是孩子的爹,听小孩子的小秘密还听上瘾了?一点当爹的样子都没有,回去之后将《论语》关于为父之道的内容抄写一百遍,抄完后交给我,我要亲自检查。”

    薛继仁面色一苦,他都快到不惑之年了,还要被罚抄?这真是……

    玄元摇头笑道:“你还不明白吗?天哥儿要讲的无非是那些因为好心办坏事的事。你既然明白了现在天哥儿最大的问题,日后多在这方面注意一下就好了,何必抓着那些已经发生的事不放呢?”

    薛继仁一怔,恭声道:“多谢太师叔祖指点,弟子现在明白怎么做了。”

    玄元点头微笑,不再理会薛继仁,一边走一边给薛慕桦讲解“鬼压床”药物。

    薛继仁看了看手里戒尺,随后长叹一声,背着手施施然的走向自己的书房,他要先把那一百遍《论语》抄完。

    ……

    这接下来的几天里,薛慕桦又是接待了几十名中毒之人,其中不仅有中了“鬼压床”药物的人,还有数种从未见过的毒,有全身溃烂的,有内力全失的,还有各种各样的症状,唯一的特点是中毒之人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中毒的,薛慕桦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治好。

    据玄元的推测,这些毒都出于一人之手!

    薛慕桦告诉那些被医好的病人后,这些人又将薛慕桦的话带到了江湖上。一时间,江湖上人人自危。同时,因为玄元不在意这些东西,索性将功劳全推给了薛慕桦,使得薛慕桦在江湖上声望更大,每天拜访薛慕桦之人络绎不绝。

    ……

    大辽境内,一座繁华高大府邸里,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坐在太师椅上,打着瞌睡。

    突然,一名身着铠甲的兵士闯了进来,单膝跪地,恭敬道:“将军,据大宋那边的线人情报,您所制作的毒药多数已被一名叫薛慕桦的江湖郎中所解。”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 一品江山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大圣传 圣堂 九星天辰诀 超级强者 官场之风流人生 末法之上 重生之他 大唐第一少 美利坚明星警察 练气士穿越史前 正义剑神 和富江一起生活的日子 冰雪全能王 捡到一个封神榜 都市之仙帝归来 大道洪炉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水浒武松传 剑道神尊 轮回干预者 从零开始的奶爸生活 拜见校长大人 英雄之超神强者 超级霉运系统 我的分身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