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薛慕桦脸色一僵,随后面带愧色向玄元抱拳行了一礼,道:“还请师叔祖原谅,弟子只是觉得师叔祖现在正在悟道的关键阶段,不必因为这些琐事而牵扯了心神。”

    玄元一怔,原来是这样,而后欣慰的笑道:“你有心了,但是你既然身为医者,自然要为你手下的病人多多考虑,尽全力治好他们。何况以你的医术,能难倒你的情况并不多见,也不会牵扯贫道太多的心神。如果你日后遇到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尽管来找贫道,贫道也好在自己老死之前多救几个病人。”

    薛慕桦闻言急忙说道:“弟子明白了,不过还请师叔祖不要再说如此不吉利的话,弟子相信师叔祖一定可以度过这次劫数的。”

    玄元看了薛慕桦一眼,笑道:“好,贫道知道了。”顿了顿,接着说道:“现在贫道要到你的书房去,将这‘鬼压床’药物的特点和解决之法记录下来,你也跟贫道一起去吧,贫道也好多教你一些东西。”

    薛慕桦闻言恭敬道:“弟子遵命。”

    二人随后朝书房方向行去,穿过走廊,快到书房时,却见不远处有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手里拿个戒尺,步履急促,面色不善的四处张望,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

    薛慕桦见状面色一沉,冷喝道:“你这小子在干什么,鬼鬼祟祟成何体统,还不快给我滚过来!”

    那男子听到薛慕桦的冷喝声,顿时将目光转向声音的来源处,却见薛慕桦和玄元正看着他。

    男子急忙上前行礼,恭敬道:“继仁见过爹,见过太师叔祖。”

    玄元止住了将要开口呵斥薛慕桦,语气温和道:“继仁,何事让你如此失态?”这男子是薛慕桦的长子,名薛继仁,今年三十八岁,也是薛天的父亲。

    薛继仁恭敬回道:“回禀太师叔祖,弟子现在是在寻找天儿。弟子本来是在监督这小子念书,谁知弟子只是出去方便了一下,回来时这小子就不知所踪了,弟子已经找了好一会儿了。”薛继仁说到最后,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

    玄元捻须笑道:“原来如此,既然这样,你就随贫道来吧,贫道大概知道这小子在哪儿。”说着便调转方向朝另一个地方走去。

    薛慕桦见状跟了上去,薛继仁紧随其后。

    几人拐过几个转角,不一会儿就到花园的入口处,还没进去,就听见薛天这小子的撒娇声,“阿朱姊姊,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又带糖葫芦给我,哪像我爹,每天让我背各种东西,烦死了。”

    薛继仁闻言一阵火大,握紧戒尺就要进去好好教训这小子。

    玄元见状抓住了薛继仁,低声道:“稍安勿躁,天哥儿毕竟还小,先让他放松一会儿吧。”

    薛继仁虽然不大愿意,但玄元总归是他长辈,薛继仁也不好拂了玄元的面子,最后还是按捺住对薛天的不满留在原地。

    此时,花园里,阿朱萧锋和薛天正坐在一棵大树下乘凉,萧锋阿朱紧挨在一起,不时的说着悄悄话。

    而薛天正一脸幸福的啃着糖葫芦,红色的冰糖沾得满嘴都是。

    很快,一根糖葫芦被吃完了。薛天看了看剩下的棒子,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溜溜的一转,笑嘻嘻的说道:“阿朱姊姊,你还有没有其它零食啊?我还没有吃够。”

    萧锋闻言无奈的说道:“小天,你都吃了三根糖葫芦了,还不够吗?”

    薛天摇摇头说道:“萧大叔,你不明白,糖葫芦酸中带甜,入口即化,简直是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上最好的美味。”说着一双大眼睛眯成了两个月牙,显然是在回忆糖葫芦的美味。

    阿朱见状叹了口气,劝道:“小天,虽然你喜欢吃糖葫芦,但也不能一次吃太多啊,不然牙会坏掉的。”

    薛天眼睛转了转,竟整个人倒在地上,打着滚,不停地嚷嚷着,“我不管,我不管,这些爹娘都说了无数次了,耳朵都快生茧了!阿朱姊姊,小天知道你对我最好了。现在小天快馋死了,阿朱姊姊赶紧救救我吧。”

    阿朱头痛的望着不断打滚的薛天。在薛府的这段日子里,性子越发温柔的阿朱很快跟薛天成了朋友,薛天也经常找阿朱玩,阿朱也将薛天当成了弟弟,不时的下山买些零食给薛天吃。

    因为薛府的位置离城镇着实有些远,阿朱通常会一次性买很多,分次发给薛天。只是次数多了,薛天也知道阿朱的套路了,经常吃完后继续缠着阿朱要东西吃。只是阿朱性子毕竟有些软,心里也是真的喜欢薛天这个机灵的小家伙,故而经常拿些零食给薛天。

    阿朱上前扶起不断打滚的薛天,道:“好啦,姊姊知道了,再给你一根,不能再多了。”

    薛天一听欣喜道:“嗯,谢谢阿朱姊姊。”

    “不过……”阿朱看了看萧锋一眼,“你要把玄元道长给萧大哥的酒葫芦还给萧大哥。”

    前段时间薛天不知从哪儿知道萧锋用的酒葫芦是玄元给的后,就软磨硬泡的从萧锋那儿借来了酒葫芦,然后藏了起来。每次萧锋找他要时,薛天就耍赖说再借一段时间。萧锋毕竟不可能真的跟薛天一个小孩子斤斤计较,也就不好一直追究下去。

    但是阿朱知道萧锋很在意那个酒葫芦,所以打算在这个时候讨要回来。

    “这……”薛天小脸皱了起来,一边是崇拜的祖师曾经的东西,一边是最喜欢的糖葫芦,这让薛天顿时陷入了两难之中。

    阿朱见状蹲下来,摸了摸薛天的头,温柔道:“小天,姊姊知道你很崇拜玄元道长。但这并不是你耍赖的理由,我想玄元道长也不会喜欢一个耍赖的孩子吧?听姊姊的话,把酒葫芦还给萧大哥吧。”

    阿朱的话薛天心里显然颇具分量,薛天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会儿,道:“好,我听阿朱姊姊的,酒葫芦就被我藏在水井旁边的墙壁旁,我用稻草将酒葫芦盖起来了。”

    萧锋松了口气,这小子总算愿意还回来了。

    阿朱从怀里掏出了一根糖葫芦,递给了薛天,笑道:“好,谢谢小天,给,这是你的糖葫芦。”

    薛天兴奋地接过糖葫芦,“谢谢阿朱姊姊!”

    薛天拿着糖葫芦,没有向往常一样撕开包装纸开吃,而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阿朱奇道:“小天,怎么啦?”

    薛天抬起头,好半天才鼓起勇气道:“阿朱姊姊,有些话我憋在心里好久了,现在我想跟你说说,还请你和萧大叔别告诉其他人。”

推荐阅读:明朝好丈夫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末法之上 重生之他 大唐第一少 美利坚明星警察 练气士穿越史前 正义剑神 和富江一起生活的日子 冰雪全能王 捡到一个封神榜 都市之仙帝归来 大道洪炉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水浒武松传 剑道神尊 轮回干预者 从零开始的奶爸生活 拜见校长大人 英雄之超神强者 超级霉运系统 我的分身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