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薛天本来想拒绝玄元的要求,他不想一身整洁的祖师身上沾上泥土变得脏兮兮的。

    在薛天看来,做泥人需要将泥土放在手里,一点点的捏,身上免不了沾上泥土,此时他一副泥猴儿的样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只是还没等他拒绝,玄元就动起来了,那绚丽神奇的一幕让他呆若木鸡。

    薛天听到玄元的询问才回过神来,看玄元的眼神都变了。薛天没接泥人,而是小心的问道:“祖师,您是神仙吗?刚刚的那是法术吧?”

    玄元一怔,旋即哈哈大笑,“天哥儿,这可不是法术,贫道也不是神仙。刚刚的那一下是武功,只要到达一定境界后,谁都可以做到。”

    “真的吗?”薛天大眼睛闪动着,“我也可以做到吗?”

    “当然可以。”玄元摸了摸胡子,“你从现在开始练功,大概七十年就可以到达贫道这个境界了。”

    “啊……”薛天小脸顿时垮了下来,“那还是算了吧。我的梦想可是要成为像爷爷那样的神医,悬壶济世。”薛天说着抬起满是泥巴的小手在胸脯拍了拍,示意自己的决心。

    玄元闻言笑吟吟的点点头,“好,有志气,你的梦想一定会实现的。不过这个泥人你还要不要?不要的话贫道就扔了。”说着作势欲扔。

    薛天见状顿时急了,赶紧上前,也不顾自己的小手上满是泥泽,径直抓住了玄元的袖子,“祖师,别扔,我挺喜欢这个的。”

    玄元也不逗他了,将泥人交到薛天手上,“如果你爹问起你这一身泥巴怎么来的,你就说是贫道帮你给你捏泥人时一个没控制好,把泥巴炸到你身上。而贫道为了补偿你,就捏了这个泥人给你。”

    薛天欢喜的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把泥人接到手中,仔细端详着。这泥人捏的就是薛天本人,整个泥人做的栩栩如生,甚至连眉毛都清晰可见。

    就在薛天看的入神时,玄元温和的声音传了过来,“好了,天哥儿,瞧你这一身稀泥巴,你现在应该回去洗个澡,换个衣服,不然生病了就糟糕了。”

    薛天想了想,确实是这个理,更何况现在他身上黏糊糊的,难受得紧。于是向玄元说道:“祖师,那我先走了。”

    玄元点点头,“去吧。”

    薛天欢快的拿着泥人跑走了,很快就消失在玄元眼里。

    玄元笑着看着远去的薛天,想到小时候的自己,无论前世今生,只是,当初还是向长辈撒娇的自己,已经老了,变成了其他小孩子眼中的长辈。

    “真像啊!”玄元叹了一口气,背着双手看着金红色的水面发起呆来。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玄元突然伸出右手,真气喷涌而出,如刚才一般从塘里吸出了两团泥。

    玄元小心的控制着两团淤泥,让它们漂浮自己面前,并用火属真气烘烤着。等到两团泥土分别聚合到一定程度时,就轻轻地落在地面。

    玄元蹲下身,拾起其中的一份泥土,不自觉的又想起了往事。

    半晌,玄元吐了一口气,慢慢的捏动着泥土。

    玄元想做泥人,不用真气,不用劲力,单纯用自己双手捏动着。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天,渐渐地暗了下来。无星光,无月光,唯有一片不知何时到来的乌云挡在了月亮星星之前,一望无际。

    玄元继续捏着泥人,很快,一个栩栩如生泥人出现在玄元面前。短发,穿着唐装,面容苍老却和蔼,拄着一根拐杖,笑呵呵的看着玄元。

    玄元沉默许久,叹口气,放下这个泥人,又开始拾起另一块泥土,又开始捏了起来。

    此时天已全暗,伸手不见五指,唯有乌云中偶尔跳动的电弧带来一丝光亮。

    即使此时环境黑暗,但并不能影响玄元的视线。玄元也没在意外界的变化,只是全神贯注的捏着泥人。

    过了一会儿,又是一个栩栩如生的泥人出现在玄元面前。宽袍大袖,面容有些苍老,但难掩那种精神洒脱的气质,泥人此时正拿着一个酒葫芦放在嘴前,似是在大口的喝着酒。

    玄元将其拿在左手,又拾起另一个泥人,将它们放在眼前,仔细端详。

    这两个泥人,一个是玄元前世李平的最尊敬感激的孤儿院老院长,另一个是今生照顾玄元长大的师父广虚子。

    这两人,对玄元来说,就如同父亲一般,抚养他,教育他,看着玄元长大成人。玄元现在虽然是前世李平的意识为主,但早已接受了原身玄元的一切,成为了一个全新的人格,既是原身玄元,也是前世李平。

    玄元本来以为自己早已从失去两人的悲伤中走出,只是今天薛天找自己,让玄元不自觉的想起自己小时候,那个被照顾的日子,平淡,美好。

    玄元双手拇指轻轻地摩挲这两个泥人,久久不语,最后轻轻地说出:“院长,师父,我想你们了。”

    “轰”一条条闪电在云中穿梭着,好似在说着什么,云层也越来越重,也越来越低。终于,乌云坚持不住了,丢出了雨滴。

    一滴,两滴,三滴……越来越多,最终汇成了倾盆暴雨。

    “啪”雨滴落在泥人上,带走一点泥土,玄元一怔,旋即用真气护住两个泥人,防止它们暴雨完全带走。

    只是没过一会儿,玄元握着泥人的手紧了紧,却又很快的松了下来,不同的是,保护泥人的真气在不知何时被撤去了。

    越来越多的雨点落在了泥人身上,泥人与雨点融为一体,然后被带走,化为泥水落在地上。不一会儿,两个泥人彻底消失不见。

    玄元看着手上的泥水越来越少,握了握,似是想抓住剩余的泥水,也像是想抓住泥人所留下来的东西。只是在大雨的冲刷下,泥水也很快不见,消失于无形中。

    雨,还在不断的下着。

    玄元也没用真气阻挡,任由雨水不断落在身上。

    源源不断的雨水落在玄元头上,划到眼角,流到脸颊,最终掉落在地上,碎裂开来,分不清那究竟是雨水还是玄元的泪水。

    玄元望着早已空空如也的双手,沉默着。

    不管怎么思念,但无论是师父广虚子,还是前世的老院长,早已在二十年前就消散在玄元的记忆里了,再也回不来了。

推荐阅读:天地霸气诀 赘婿 胜者为王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武林高手在校园 末法之上 重生之他 大唐第一少 美利坚明星警察 练气士穿越史前 正义剑神 和富江一起生活的日子 冰雪全能王 捡到一个封神榜 都市之仙帝归来 大道洪炉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水浒武松传 剑道神尊 轮回干预者 从零开始的奶爸生活 拜见校长大人 英雄之超神强者 超级霉运系统 我的分身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