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萧锋一怔,低声念着“悄立雁门,绝壁无余字。”仔细想着其中的含义。

    之前因为事情太多,他无意中忽略了这个细节,现在阿朱一说这件事,他顿时想到了许多东西。比如雁门关,比如黑衣人。

    萧锋猛然抬起头,深吸口气,道:“也是,这么明显的东西,我现在才发现,实在该打。”接着诚恳的对阿朱道:“阿朱,谢谢你。”

    阿朱闻言笑道:“萧大哥,这是应该的,能帮到你我很高兴。”说着,阿朱抓住了萧锋的衣袖,直视萧锋的眼睛,请求道:“萧大哥,明天能带我一起去见玄元道长吗?我也想帮你分担一些东西。”

    萧锋看着阿朱明亮的双眸,沉默了一下,而后对着阿朱的眼睛,笑道:“当然可以,谢谢你,阿朱。”

    阿朱兴奋无比,猛地抱住了萧锋,心里却是想着,“萧大哥,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

    萧锋被这一下弄的身体一僵。说起来他长这么大,除了他的养母乔氏,还是第一次被别的女子抱住,顿时十分不适应。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出双臂,同样抱住了阿朱。

    月光皎洁而明亮,为相拥的二人共同披上了一件银纱,这件银纱又仿佛将二人连在一起,永不分离。

    ……

    第二天早上,萧锋和阿朱一起站在玄元门外,虽然决定要问玄元石壁上的内容,但真到了玄元门外,还是忍不住想这像那。

    蓦然间,萧锋觉得自己的手被紧紧地握住,下意识的向旁边看去,却见阿朱也是紧张无比。说来也奇怪,阿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鬼机灵性子,但却是十分敬畏玄元,一点都不敢在玄元面前放肆。

    萧锋轻拍阿朱肩膀,示意他不要紧张,随后就要抬起手敲门。这时,玄元无奈的声音传了出来,“门外的两位小友,如果要找贫道就快些进来,何必一直站在外面?贫道准备的茶水都要凉了。”

    萧锋闻言也不耽搁,轻轻地推开门,拉着阿朱走了进去。

    房间里干净整洁,房间正中央摆着一个香炉,其间散发着朦朦胧胧的安神香气息。玄元此时正坐在香炉右边不远处的一张桌子前,桌子上放着三杯茶,正不断的散发着热气,看样子到了有一小会儿了。

    萧锋颇有些有些不好意思,看样子在他们来到门前时,玄元就知道。

    萧锋和阿朱走到桌前,向玄元行了微微一礼。玄元笑着点点头,先是看了看萧锋,又看了看阿朱,抚须笑道:”阿朱姑娘,看来你终于跟情郎在一起了呢。“

    面对玄元的打趣,阿朱大窘,脸红着把头埋入萧锋怀里,不肯出来。玄元见状更是哈哈大笑起来,这些天里,阿朱对萧锋所做的事玄元都在留意着,暗中授意薛慕桦对阿朱大开方便之门,阿朱要什么就给什么,使得她可以更好的关心萧锋。

    这些弯弯道道,古灵精怪的阿朱也是有所猜测,毕竟这些天她无论拿什么东西,都太过顺利了点,甚至有很多东西像是特地为她所准备的一样。但就是如此,她更是羞红了脸,同时有些恼怒,这玄元道长真是为老不尊。

    玄元笑的萧锋脸也有些红的时候,停了下来,欣慰的看着阿朱和萧锋。说起来,阿朱和萧锋在原著的悲情遭遇实在让玄元有些心酸,如果他们能过开心的在一起一辈子,也算了却了玄元的前世的一个心愿。本来玄元还担心在原著不同的现实中,他们二人走不到一起,那真是太遗憾了。

    阿朱没听到玄元的笑声了,才敢微微的抬出头,偷偷地看了一眼玄元,见到玄元的神色时,前几天的猜测瞬间清晰明了起来,原本因玄元“嘲笑”她的恼怒全部化作感激。

    阿朱起身向玄元盈盈一拜,“多谢玄元道长成全。”玄元笑道:“无妨,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心意。”玄元紧接着笑道:“都别站着啦,坐下慢慢聊,你们今天找贫道应该不是为了向贫道秀恩爱吧?”

    虽然没听过“秀恩爱”这个词,但顾名思义也能猜出是什么意思。萧锋脸微红的向玄元抱拳行了一礼,“前辈慧眼,晚辈今天来确实别有他事要询问前辈。”

    玄元点头,然后抬手示意二人先坐下再说。萧锋谢过,拉着阿朱坐了下来,问道:“前辈,我记得当初您在杏子林中唱过一首《苏幕遮》,其中有一句是‘悄立雁门,绝壁无余字’,而且据当初智光大师所说,那上面是我爹跳下山崖前刻在上面的,而据这一句所说,此时那上面的字已被不知什么人抹去,是吧?”

    玄元点点头,肯定了萧锋的说法,萧锋见状继续问道:“晚辈是觉得既然前辈知道此刻那绝壁上的字已被抹去,那前辈应该知道那绝壁上写的什么内容吧?现在据晚辈所知,除了那位‘带头大哥’,像智光大师,赵钱孙这些可能知晓其上内容的人均已惨死,现在可能知晓其上内容的人晚辈估摸着就只有前辈一人。晚辈斗胆请前辈告知其上内容。无论如何,晚辈身为人子,理应知晓爹最后的绝笔,以尽到为人子的责任。如果前辈知晓其中内容,还请前辈告知!“

    萧锋说着就站起来,一撩下摆,向玄元深深下拜,阿朱也跟随着萧锋的动作拜下。

    玄元闻言久久不语,半晌才叹了一口气,开口道:“告知你其上内容自然也是可以的,你且起来,贫道讲与你听。”

    萧锋激动地站起,然后扶起阿朱,也不坐下,就站着直勾勾的看着玄元。玄元叹了口气,低声道:“那上面的内容写的是‘锋儿周岁,偕妻往外婆家赴宴,途中突遇南朝大盗……’”

    这只是第一句而已,但萧锋心里还是一酸,出于对玄元的尊敬,将已经跑到眼眶的泪水忍了下去。

    玄元没停留,继续跟着印象中的记忆念道:“‘‘事出仓促,妻儿为盗所害,余亦不欲再活人世。余授业恩师乃南朝汉人,余在师前曾立誓不与汉人为敌,更不杀汉人,岂知今日一杀十余,既愧且痛,死后亦无面目以见恩师矣。萧远山绝笔。’”玄元念完也不再多说,抓起面前的茶杯闷闷的品着茶。

    萧锋听到一半时,早已忍不住,泪珠一滴一滴的掉落下来,等玄元念完时早已泪流满面。旁边的阿朱默然无语,只是拿出随身手帕,一点一点的帮萧锋檫着眼泪。

    过了好一会儿,萧锋止住眼泪,哽咽着,“多谢前辈告知。”随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期待的望着玄元,就要开口问另一件事情。

    玄元当然知道萧锋要问什么问题,但这个问题他是真的不想回答萧锋,转而笑道:“行了,小友的问题贫道已解答,现在贫道也有一些问题要问小友,还望小友告知。”

    萧锋眼中神采黯淡了下去,随后又振奋起精神,怕什么,反正自己身上的伤势还没好,玄元前辈又一定会帮自己医疗伤势的,一时半会也不会离开,自己只要一直旁击侧敲,一定能打听出当年真相的。

    萧锋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带着阿朱坐下,笑道:“不知前辈有什么问题?只要晚辈知道,定然知无不言。”

    玄元点头微笑,问道:“贫道听闻你与贫道早年收的徒儿王擎是至交好友,贫道想向你打听一下这些年里他过得怎么样?”

    萧锋点点头,他也知晓玄元是前不久才出山重入江湖,虽然可以通过薛神医知道一些众所周知的消息,但有些毕竟不是很准确,于是就开口讲述王擎这二十年的经历。

    其实玄元询问萧锋关于王擎之事,主要目的还是转移话题所用,并没有太多想法。对于玄元而言,只要王擎现在活得很好就够了,没必要过分的打听自家徒儿的**,只是萧锋讲到最后,倒是让玄元知道一件让他措手不及的事。

推荐阅读: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赘婿 雪中悍刀行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之天谴修罗 傲世九重天 将夜 末法之上 重生之他 大唐第一少 美利坚明星警察 练气士穿越史前 正义剑神 和富江一起生活的日子 冰雪全能王 捡到一个封神榜 都市之仙帝归来 大道洪炉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水浒武松传 剑道神尊 轮回干预者 从零开始的奶爸生活 拜见校长大人 英雄之超神强者 超级霉运系统 我的分身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