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月色如银,晚风阵阵,不时的有几只萤火虫飞过,为这个宁静的夜添了几分颜色。

    阿朱坐在萧锋身旁,偷偷地打量着萧锋,看着萧锋出神的望着夜空,一丝甜蜜缠绕在心间。她十分喜欢现在的感觉,单独与萧锋坐在一起,然后偷偷地打量着他。

    如果,时间就永远停在这一刻多好啊!阿朱不禁这样想着。

    “阿朱姑娘,你觉得今天的夜空怎么样?”就在阿朱出神时,萧锋略带迷茫的声音传入阿朱耳中。

    “啊?”阿朱猛然回过神来,她看了看夜空,只见明月当空悬挂,万里无云,星星们都在向她调皮的眨着眼睛。

    “很好呢!今天的夜空,而且萧大爷你看,那些星星多可爱啊,好像在向我们眨着眼睛呢。”阿朱开心的回答着,说着站起来,张开双臂,好似要将那些调皮的星星拥入怀中。

    “是吗?”萧锋苦笑了一下,“我倒是觉得那些星星很孤独呢,在那么黑暗的夜空里,无论如何散发着自身的光辉,都无法照亮周围的黑暗,也不知道该怎么摆脱那种黑暗。”从小到大,他周围都有各种各样的朋友,无论在少林学艺,还是在丐帮,都有无数肝胆相照的兄弟在一起;但自从自己契丹人的身份被揭发后,自己只能一个人前行,无尽的孤独感几乎将他淹没。

    阿朱闻言心里莫名的疼了一下,心情也低落了下来。这些天里萧锋遭遇她也看在眼里,但是她也没有办法,只能默默地帮萧锋做一些东西,好让他高兴一下。

    阿朱轻轻地在萧锋对面坐下,认真的说道:“萧大爷,没关系,如果你觉得你周围都是黑暗,那我就愿意化作一直小小的萤火虫,哪怕给你带来一丝光亮也好。”

    萧锋看着阿朱,心里莫名的感动,阿朱的意思他怎么会不明白,只是现在自己的处境……萧锋不由叹息一声,认真的说道:“阿朱姑娘,其实你不必如此,虽然我救过你,但你不必放在心上。你是姑苏慕容家的丫鬟,在江南过惯了舒服的日子,怎能跟着我这个……“萧锋说到这里,心情更加低落,”跟着我这个胡人蛮夷四处漂泊。更何况,你瞧我这等粗野汉子,也配受你服侍么?”

    阿朱闻言认真道:“萧大爷这你不用担心,我服侍慕容公子,并非卖身给他。只因我从小流落在外,有一日受人欺凌,慕容老爷见到了,救了我回家。我孤苦无依,便做了他家的丫鬟。其实慕容公子也没当我是他的丫鬟,甚至还买了几个丫鬟侍候我呢!当年慕容老爷当年说过,只要我愿意离开,他们慕容家欢欢喜喜的送我离开。所以我随时都可以跟在你身边侍候你。”说到这里,阿朱的眼神越发温柔,“而且……“

    就在此时,一阵夜风吹过,吹响了树叶,也将萧锋套在外面的衣服衣角吹得凌乱了些,阿朱见状忍不住伸出手来帮萧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角,笑道:”而且我想过了,无论你是契丹人,西夏人,还是宋人,都不重要。在我心里,你就是一等一的大英雄,别人嫌弃你,没关系,我陪着你。如果行的话……。“阿朱停顿了一下,瞥了一下萧锋穿的衣服,脸色骤然染上了一片红云,但还是努力说道:”我希望我能帮你织一辈子的衣服。“说到这里,阿朱脸红的低着头,偷偷地瞄了一下萧锋的脸色,见萧锋脸色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心里咯噔一下,暗自责怪自己为什么那么着急。

    萧锋心中复杂,这么多天下来,说他对阿朱没感觉是不可能的,但正因为如此,他更不希望阿朱跟着自己受苦,摸了摸刚刚披上的这件衣服,心下一狠,站起来,向右边退了几步,恶狠狠地道:“我不用你服侍,也不用你可怜,我的事,我自己解决。”

    阿朱闻言,没说话,站起来就从怀里摸出一把剪刀,然后狠狠的朝自己脖子插去,这个样子,似乎完全不打算活下去。

    萧锋吓了一跳,连忙一个闪身到了阿朱面前,右掌抬起轻轻一拍,将要刺进阿朱脖颈的剪刀拍飞出来,惊怒道:“你疯了不成?”

    阿朱抬起头,同样恶狠狠地说道:“我不用你救我,也不用你可怜,我的事,我自己解决。”语气内容与萧锋一模一样。

    萧锋愕然,对上阿朱的眼睛,却发现阿朱一脸狡黠的望着他。萧锋苦笑了一声,但也消了将阿朱赶离自己身边的想法。

    萧锋叹息一声,不过心情倒是好了许多,轻轻地抓起阿朱的手,柔声道:“我们一起再看会儿星星吧。”

    阿朱听到萧锋说“我们”,暗自欣喜,开心点点头,“嗯!”

    两人有重新坐在了大树底下,不过跟刚才不同的是,萧锋脸上多了一抹笑容,阿朱一脸笑意的依偎在萧锋怀里,一起望着夜空。

    夜空里的月光仿佛更加明亮了几分,驱散了星星周边的漆黑,也使得它们本身的光芒更明了些。突然,微风轻起,拂过二人的面颊,也将几只飞过的萤火虫吹到了萧锋面前,让他眼前地光芒更多了。

    明月,星星,大树,一男一女,萤火虫,共同汇成了一幅鲜活的画卷,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停留在这一瞬间。

    半晌,阿朱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柔声道:“萧大哥,以后你打算干什么?”

    萧锋沉默了一下,眼睛望向雁门关方向,似乎在看什么,慢慢的说道:“当年我娘被一群人打死,我爹痛不欲生,抱着我和娘一起跳下山崖,但最后看到我未死,将我抛了上来。阿朱,你说我爹很爱我,对不对?”

    阿朱轻轻点了点头,“那是自然。”萧锋继续说道:“我父母这血海深仇,岂可不报?我从前不知,竟然认敌为友,那已是不孝之极,今日如再不去杀了害我父母的正凶,乔某何颜生于天地之间?他们所说的那‘带头大哥’,到底是谁?那封写给汪帮主的信上有他署名,智光和尚却将所署名字撕下来吞入了肚里。这个‘带头大哥’显是尚在人世,否则他们就不必为他隐瞒了。”

    说到这里,萧锋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带头大哥‘的身份是个谜,丐帮长老徐长老,马夫人,智光和尚,赵钱孙,’铁笔判官‘单正都知道他的身份,还有,玄元前辈一定也知道这’带头大哥‘的身份,只是……“萧锋叹了一口气,”可惜这些日子里,我在薛神医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徐长老,智光和尚,赵钱孙,单正都死于非命,而马夫人早已死在杏子林里,而唯一知道内情的玄元前辈又不肯说出那’带头大哥‘的身份,总是说一切都在两年后会有结果,哎……“说道这里萧锋又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阿朱心里想着,其实这样也挺好的,你不用到处奔波厮杀,只要等着两年后出结果就好。阿朱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说道:“萧大哥,没关系的。玄元道长说了两年后一切都会有结果,就一定就会有结果的,别心急。”

    萧锋苦笑道:“我也知道,可是,哎……”又是一声叹息。

    阿朱见状心里颇不是滋味,便想让萧锋不要再为这件事烦恼,想了一会儿,脑里一丝灵光闪现,说道:“对了,萧大哥,当日在杏子林里,玄元道长念过一首《苏幕遮》,其中一句是’虽万千人吾往矣,悄立雁门,绝壁无余字‘,既然玄元道长知道雁门关上的字迹已经被人檫去,那他也有可能知道那上面原本写的是什么,不如明天我们去问问他吧?“

推荐阅读: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末法之上 重生之他 大唐第一少 美利坚明星警察 练气士穿越史前 正义剑神 和富江一起生活的日子 冰雪全能王 捡到一个封神榜 都市之仙帝归来 大道洪炉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水浒武松传 剑道神尊 轮回干预者 从零开始的奶爸生活 拜见校长大人 英雄之超神强者 超级霉运系统 我的分身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