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薛慕桦一怔,有点弄不清玄元的意思,萧锋的做法整个江湖有目共睹,可是听师叔祖的意思,此事似乎另有隐情?

    玄元笑了笑,上前拍拍薛慕桦的肩膀,道:“有时候,你所听到的,看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萧锋此人,可是一名真正的侠者,契丹人的血脉说明不了什么,不然贫道也不会特意帮他洗刷冤屈了。”

    薛慕桦微微沉吟,对萧锋,他没什么了解,所有的一切都是道听途说罢了。如果真如师叔祖所说,那么此事自己确实鲁莽了些。薛慕桦想到此处,向着玄元作了一揖,“多谢师叔祖指点,弟子明白了,弟子一会儿就去同两位游兄说明取消这英雄大会。”

    玄元满意的点点头,有个听话的晚辈真是不错。随后问道:“对了,那‘黑玉断续膏’怎么样了?”

    薛慕桦有些兴奋,笑道:“回师叔祖的话,‘黑玉断续膏’所需药材弟子已经全数收集完毕,就等着炼制了。”

    “哦?那真是太好了。”玄元眼睛微微一亮,这“黑玉断续膏”所需药材虽然不是世间罕有,但也是难得至极,看来薛慕桦真是对这件事上心的很,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收集完毕。“既然如此,那之后这段日子贫道就在这儿住下了,帮忙炼制这‘黑玉断续膏’,早些治好师兄,也好让你们师兄弟早日重归逍遥门下。”

    薛慕桦闻言大喜过望,连忙跪下向玄元重重叩首,哽咽道:“师叔祖大恩,弟子末齿难忘。”多少年的等待努力,不就是为了重归逍遥门下吗?如今曙光就在眼前,这让他怎能不喜极而泣?

    玄元笑着扶起薛慕桦,“这是你们应得的,不必如此小儿姿态。这样吧,你先去把英雄大会的事处理了,然后去老地方,贫道要看看你武功进步到什么程度了。“

    薛慕桦搽了搽眼泪,向玄元恭声告退。

    接下来的三天,玄元就同薛慕桦一同研究“黑玉断续膏”的炼制方式,有闲暇时间就指点一下薛慕桦武功。

    就这样三天过去了。

    这天晚上,玄元盘坐在自己的床上打坐修行,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唯有桌台上的烛火跳动着。

    忽然,屋顶上传来一丝声音惊到了玄元,声音很轻微,几乎微不可见,但还是被玄元捕捉到了。玄元皱了皱眉,下的床去,以他的耳力可以判断出这是一名轻功极高的在屋顶上走动,然后很快的远去。

    玄元想了想,没发出一丝声音悄悄地走出房间,轻轻地跟上发出那声音的主人。

    此时,天很黑,一丝光都没有,一切仿佛都变成了黑色,与这黑夜融为一体。但是玄元修为高深,即使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在他眼里也两如明炬,很快,一个黑衣人出现在玄元的视线中,此时那黑衣人正摸着墙根慢慢的移向薛慕桦的书房。

    这黑衣人武功好生厉害,比之萧锋还要强上一筹,玄元有些惊讶。但是如此厉害的人物却要如此行事?而且目标似乎还是薛慕桦。

    玄元想了想,并没有出面挡下那黑衣人,而是传音给薛慕桦,“有不明之人靠近你,小心点。”反正有自己在,这黑衣人也伤不了薛慕桦,倒不如利用他来磨练一下薛慕桦。

    薛慕桦此时正挑灯看书,突然听到玄元的传音,先是手臂轻轻抖了一下,就继续若无其事的看书,但心里已经有了警觉。

    那黑衣人此时已经靠在书房窗边,悄悄地观望薛慕桦。他攥了攥拳头,忽而身形暴动,穿过窗户后整个人射向薛慕桦,右手呈爪状捏向薛慕桦的喉咙,速度之快让人防不胜防。

    如果是原著中的薛慕桦,一定会被一招制住,但此时薛慕桦在玄元的教导下武功大进,又有了防备,在千钧一发之际头向右一偏,躲过了这次突袭,同时双手一掌拍向书桌,让书桌狠狠地撞向黑衣人。

    黑衣人轻轻地向后一跳,躲过了这次撞击,随后有些惊讶的望向薛慕桦,似乎是惊讶薛慕桦能躲过自己的攻击。

    其实薛慕桦心里也是冷汗直流,如果不是玄元提醒,他还真不一定能躲过这一下,然后成为一具尸体,同时也是震惊这黑衣人的武功之高,当属世间罕见。不过薛慕桦很快的压下心中的震惊,站起来整理了下衣冠,向黑衣人拱手笑道:“这位兄台深夜造访老夫有何要事?不如坐下与老夫说说?”有师叔祖在一旁,自己的安全是确定了,问些问题看看能不能套出一些线索。

    黑衣人没回答,径直攻向薛慕桦,手,脚,膝盖,身上的每一处都化作杀人利器,不停地攻向薛慕桦身上要害,大有不杀死薛慕桦就不罢休的样子。

    薛慕桦脚踏【凌波微步】,险之又险的躲避着黑衣人的每一次进攻,虽然暂时没事,但这样下去落败是迟早的问题。玄元此时手里抓了片树叶,只要一有不对他就把这片树叶射出去。

    突然,黑衣人停手,向后翻了一翻,大笑道:“没想到薛神医武功竟如此高,比江湖上那些所谓的成名高手厉害多了,竟能在我萧锋手里坚持了这么久。”言语间对那些江湖上的成名高手充满蔑视。

    薛慕桦大口的喘着气,即使【凌波微步】神妙无比,但是刚才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也让他累得不轻。还没等他喘口气,就听到黑衣人所说之话,惊骇道:“什么?你是萧锋?”

    黑衣人哈哈大笑,一扯面巾,道:“没错,不过既然薛神医能在萧某手下坚持那么久,今天就放过你了。”说完便要转身离开。

    薛慕桦无力阻止,只能站在那喘着气。

    突然,一道刺耳之音划破空气射向黑衣人。黑衣人刚抬起步子,就感到一股强烈的死亡感袭来,身子本能的向右一闪,躲过了这个给他带来死亡感的东西,定睛望去,竟是一片树叶大半的插入墙中,随后惊疑不定的望向树叶射来的方向,突然耳中响起一道温和的声音,“哎,阁下既然来了,不如多留一会儿,也好让贫道等人尽尽地主之谊。”

    声音飘忽不定,黑衣人竟无法判断这道声音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话音刚落,黑衣人目光之中竟多了一个身穿月白色到跑的道人,正是玄元。

    黑衣人看到了玄元的同时,顿时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这是他多年练武形成的直觉。“你是谁?”黑衣人警觉的问道。

    一旁的薛慕桦快步的走到玄元面前,深施一礼,“弟子见过师叔祖。”

    玄元点点头,道:“你先去安慰一下你的家人,再进来吧。”刚才那么大的声音,自然惊动了薛家人,此时他们正湍湍不安的在外面的等候呢。薛慕桦闻言退出房间,与外面的说了几句又进来了,恭敬地站在玄元身后。整个过程中黑衣人一动不敢动,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玄元,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道士十分危险。

    玄元向黑衣人笑道:“看来你不是萧锋,萧锋可是认识贫道呢。说吧,阁下究竟是谁?”

    黑衣人没说话,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玄元。

    玄元见状笑了笑,道:“阁下不说,那贫道可要猜猜了,嗯,阁下是萧锋的生父萧远山,对吧?”

推荐阅读:首席御医 神煌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之天谴修罗 圣堂 九星天辰诀 雪中悍刀行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一品江山 重生小地主 末法之上 重生之他 大唐第一少 美利坚明星警察 练气士穿越史前 正义剑神 和富江一起生活的日子 冰雪全能王 捡到一个封神榜 都市之仙帝归来 大道洪炉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水浒武松传 剑道神尊 轮回干预者 从零开始的奶爸生活 拜见校长大人 英雄之超神强者 超级霉运系统 我的分身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