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玄元在告别神凤山庄众人后,继续向擂鼓山进发。

    擂鼓山在嵩县之南,屈原冈的东北,路程着实不短。可是玄元并不打算走寻常路,他遇山过山,逢水涉水,没有几日就到了擂鼓山下。

    玄元站在擂鼓山前,心中颇为复杂,这里面有个山谷,山谷里就是自己的师兄无涯子和他的弟子苏星和所在之处了。说实话,玄元并不喜欢自己这个师兄,虽然是逍遥门的掌门人,但没有一点逍遥的样子,尤其是处理感情的方式,实在让自己不喜。对待大师姐的方式先不说了,娶了三师姐之后,不好好待她,反而去凿了一个玉像,日日对着它发呆,对自己的结发妻子不闻不问,导致她采取了极端的方式吸引无涯子的注意。

    可以说,无涯子现在的结局,有一大半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但是无论无涯子是个怎样的人,他毕竟是自己同门师兄,自己也不可能看着他像原著一般凄凉的死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玄元了解天运子的性格,虽然天运子这些年都不出手帮助无涯子,但不代表他不在意自己的弟子,否则就不会一直关注无涯子等人的消息。如果无涯子死去,天运子必然会受到极大的打击。

    玄元是个重恩情的人,在他看来,自己作为天运子的弟子,面对他的传道之恩,于情于理都不可能让天运子伤心。

    玄元吸了一口气,迈进了山道,沿着山道快速行走。

    不一会儿玄元已进了一个山谷。谷中都是松树,山风抚过,松声若涛。在林间行了里许,前面豁然开阔,却是一处平地,接着崖壁,旁边有几间小木屋。屋外站着一个白发老人,面向木屋。玄元见此,暗道:“这里就是师兄所在之处了吧?至于那个老人,如果没错,就是苏星和了。”玄元轻轻落下,静静的站在那,没发出一丝声音,那老人也没发觉自己身后突然多出了一个道士。

    苏星和此时满面愁容的看着木屋,双拳紧握,指节处隐隐发白,足以看出他心里的不平静。

    半晌,苏星和的双拳缓缓放开,“只能让师父找弟子传功了吗?这样师父会死的。”苏星和苦涩的说出了一句话,语气中充满了不甘心,他转过身,打算到棋盘前坐下,想一想还有没有其它可以代替恩师传功的方法。

    只是一转过身,他就发现了静静的站在不远处的玄元。苏星和内心狂震,虽然自己不擅长武功一道,但是在江湖上并不弱,即使在一流高手中也能占据一席之地,居然连这道人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都不知道?江湖上何时出现了这样人物?只希望别跟那个叛徒有关系了。

    苏星和虽然满肚子疑惑和担心,但面色不变,拱了拱手,道:“这位道长不知仙号为何?找老朽有何要事?”苏星和并没有继续装聋作哑,他知道自己刚才无意中说的话必定被这道人听到,暴露了自己不是聋哑人的事实,如果再继续装下去,反而容易弄巧成拙,倒不如开诚布公。

    玄元打量着苏星和,面色干瘪,眉宇间有一股挥不去的愁苦之色。玄元暗叹,自己这位二师兄倒是收了个好弟子,按照原本的轨迹,苏星和中了丁春湫的三笑逍遥散而亡,到最后都没向丁春湫协妥。一直忠心护师的他,却没有得到一个好的结局。

    想到这里,玄元心中一叹,笑着的对苏星和说道:“贫道玄元,还请这位老居士带贫道见无涯子,贫道知道他在这里。”

    苏星和一听这话,原本平静的表情马上变得杀气腾腾,只见他退后一步,轻轻的挥了挥手,一阵清风吹过后,玄元眼前的景象变成了一个茂密的桃花林。这里的桃花片片落下,落英缤纷。但是玄元知道,这些不过是苏星和利用奇门之术营造出的假象罢了,且充满了杀机。

    自己这师侄不擅武学,倒是对这些奇门之术精通的很。玄元轻笑一声,此时的情况倒是没出乎他的预料,苏星和此时敏感的很,任何可能对无涯子不利的因素都会引炸他。如果玄元慢慢解释的话,苏星和的行为并不会像现在这么激烈,顶多会将玄元赶出擂鼓山。

    不过玄元可没什么耐心同苏星和慢慢解释,他估计无涯子在他刚到木屋前就知道自己的到来,所以玄元打算用最快的方法见到无涯子。至于苏星和的攻击?玄元表示不怕,杂学方面,包括奇门阵法,玄元自认不比苏星和差。

    玄元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先是抬起右手掐算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只见先朝右移了三步,再往后移了两步,接着往前行了五步,原地跳了三下,周围的景色重新变回了山谷的模样。

    苏星和目瞪口呆的看着走出阵势的玄元,颤声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如此高的奇门造诣?”

    玄元笑着摇了摇头,温声道:“居士现在可以带贫道去见无涯子了吧?贫道对无涯子并无恶意。”

    苏星和怒视着玄元,一言不发。玄元叹了一口气,正要出声时,木屋里传出了一道苍老但十分温和的声音,“星和,放这位道长进来吧。”“可是师父……”苏星和欲言又止,最后长叹一声,摆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站在一旁,一脸不善的望着玄元。

    玄元走到木屋前,看了看木屋。这木屋的构造有些奇怪,竟没有门户,要进入木屋,只能劈开木屋板门。玄元提起手,轻轻的向板门一劈,只听“轰”的一声,板门在一声轻咦中被劈开了。

    玄元跨进屋内,这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无门无窗,只有左右两侧各有一个板壁,玄元想了想,走到左侧的板壁前,抬手又是一劈,板壁当即被劈出一个等人高的大洞。玄元定了定神,向里面望去。

    这还是一个空空荡荡的房间,只不过有一个人悬在空中,这个人身上被一条黑色绳子缚着,而绳子另一端连在横梁之上,将他身子悬空吊起。只不过他身后的墙壁是黑色的,不仔细看还以为他漂浮在空中。

    玄元在心中说道:“这就是无涯子吧?”当即走进房间,平静的看着无涯子。无涯子留着三尺长须,没一根斑白,面如冠玉,且没有一丝皱纹。年岁显然已是不小,却仍神采飞扬,风度闲雅。

    玄元在观察无涯子时,无涯子也在观察玄元,玄元青袍裹身,发簪锁发,面如冠玉,留有三缕胡须,一副有道之人的形象。

    无涯子满面欣慰的看着玄元,赞叹道:“不知小道士是哪位师姐门下,天山折梅手竟使得如此神妙。”

    玄元在劈开板门时,用的就是天山折梅手的手法。玄元并未掩饰,因而被无涯子给认了出来。

    玄元笑了笑,突然提手一记“阳关三叠”打向无涯子,这一击玄元并未用上多少真气。

    无涯子也不恼,含笑的接下了这一击。接着,两人又快速的单手对了数十招。即使两人并未用上多少真气,但房间里还是劲风四散,即使是一流高手在这里也不得不全力抵挡。

    突然,玄元收手,向后退了一步,静静的看着无涯子。无涯子先是沉默了一下,接着叹息道:“你应该是师父新收的小师弟吧?小师弟,不知师父他老人家现在可好?”

推荐阅读: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凡人修仙传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末法之上 重生之他 大唐第一少 美利坚明星警察 练气士穿越史前 正义剑神 和富江一起生活的日子 冰雪全能王 捡到一个封神榜 都市之仙帝归来 大道洪炉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水浒武松传 剑道神尊 轮回干预者 从零开始的奶爸生活 拜见校长大人 英雄之超神强者 超级霉运系统 我的分身帝国